• 找工作
  • 找公司
熱門關鍵字 : java  asp  咖啡師

請選擇工作地點(最多選擇8項)

關閉

請選擇工作種類

關閉

請選擇公司行業

關閉

茶香墨韻故鄉情——“岳山茶事”采訪記

    發佈時間:2019/6/18 9:54:33

臺灣青年簡介:陳耘嘉,男,出生于1984年7月,臺北人。2015年到漳平官田,開啟了自己的事業,成立“岳山茶事人文休閑茶園”;2017年,創立“岳山嘉茗”茶品牌;成立兩岸青年創業空間,邀臺灣青年共同創業,多次舉辦兩岸茶文化交流、兩岸青年交流等活動。

  

  白云縹緲排坑山

  已經是初夏季節,閩西山區滿眼青翠,在白云縹緲的千米排坑山峰,我們和一位“傳奇”家族中人見面了。

  2018年5月的一天,我們應邀前往漳平“岳山茶園”采訪。

  漳平,意為“邑居漳水上流千山之中,此地獨平”,位于福建省西南部,九龍江(北溪)上游,介于北緯24°54′-25°47′,東經117°11′-117°44′之間,東毗永春、安溪,南連華安、南靖,西鄰新羅,北接永安、大田,外接廈門等閩南沿海發達地區,內聯閩粵贛腹地。漳平于明成化七年(1471年)置縣,1990年撤縣建市。

  漳平地處戴云山、玳瑁山和博平嶺三大山脈結合部。九龍江北溪橫貫中部。地勢由南、北向中部河谷傾斜,呈馬鞍形。中部沿江兩岸為漳平市地勢較為平緩的河谷、丘陵地帶。北部以新橋溪為界,東緣屬戴云山脈南端的西南坡,西緣屬玳瑁山脈的東南坡。兩坡相向,構成狹長的新橋溪河谷地帶。其東,戴云山支脈兩支由大田和安溪入境,向西南延伸至九龍江北岸。兩支脈間,形成溪南溪河谷地帶。其西,有玳瑁山支脈由北部的永安入境,分兩支向南延伸至南洋北部。兩支脈間,有雙洋溪蜿蜒南流,形成赤水、雙洋等山間盆地。九龍江以南,大部分地區為博平嶺山脈所盤踞。地勢高峻,四周群山聳峙,下浙溪流經中部,形成平均海拔750米左右的永福山間盆地。地勢由西南向東北九龍江河谷趨降。

  漳平屬亞熱帶季風氣候,中部河谷地帶受海洋性季風影響,為南亞熱帶氣候。具有溫熱濕潤,雨水充足,冬短無嚴寒,夏長無酷暑,垂直氣候顯著,干濕季節分明,是非常適宜花果和茶葉種植的地區。

  漳平市永福鎮是著名的“中國杜鵑花之鄉”,《中國名勝辭典》譽為“閩中勝景”和“小廬山”,花卉種植歷史悠久,“高山花園”享譽全國,杜鵑花銷售占全國年總產量的80%以上。這里是國家級漳平臺灣農民創業園核心區,2008年被授予國家級臺灣農民創業園,是大陸地區最大的臺灣軟枝烏龍茶生產基地,“永福高山茶”2011年也成為“故宮貢茶”和國家外事禮品茶,“大陸阿里山”品牌名揚海峽兩岸。我們將要采訪的“岳山茶園”,就在永福花鄉的鄰近,漳平市官田鄉。

  清晨,我們從福州乘坐動車,風馳電掣,兩個小時后,到達廈門北站,轉而拼車,往華安方向開去。抵達華安時,已近正午,在一處清溪邊用餐畢,復驅車北走,一個多小時后,就到達了漳平市官田鄉。此處為一個小集鎮,沿公路兩邊建有一排樓房、店鋪。過小集鎮,盤旋上山,就來到了官西村。

  山路曲折崎嶇。沿途有四五輛大型機械正在施工挖土,拓寬道路。駕駛員小廖師傅技術熟練,卻不敢大意,格外小心。車行山路,九曲十八彎,越往上走,景色越是美麗,空氣中富含氧離子,沁人心脾,一洗都市塵囂。

  我們驅車沿著彎曲的水泥路面單行道,翻過了幾座小山頭,路邊,山花,綠樹,修竹,幽泉淙淙。時見土墻農舍,山田菜地。經過大約四十分鐘的車程,我們來到了位于石寨尖下的海拔千米茶園。眼前豁然開朗:在這云霧深山,卻別有一番洞天啊,只見茶樹縱橫,高低錯落,茶葉茁壯,片片如同打蠟,亮閃閃的。此地有魚塘、雞鴨場,還有一只漂亮的孔雀好奇地打量著我們。前方,展現出幾棟幽靜、雅致的建筑。“岳山茶事”四個大字,遒勁有力,在陽光下熠熠生輝。岳山茶莊到了。

 岳山茶事

  下車后,一位俊朗的年輕人微笑著向我們走來,眼神里閃爍著自信與友善。

  這是一張陌生又熟悉的面孔。說陌生,是因為我們之前并不認識;說熟悉,是因為之前,我們在微信或電話上有過多次溝通,并早已通過他主演的微電影記住了他的形象。

  他正是陳耘嘉,岳山嘉茗創辦人,臺灣茶道藝術家,國際無我茶會指導老師、高級茶藝品茶師。

  此前,我們多次在微信上聯系采訪,陳耘嘉忙于業務,遂一再延順了采訪時間。“五一”黃金周過后,陳耘嘉有了一些空閑,他通過微信,告訴我們上山的線路并熱情地提供了網約車的聯系方式和有關事項,頗為詳細。

  簡單的寒暄后,陳耘嘉就帶我們到了精致的民宿客房,放下行李,我們來到民宿的觀景臺。層層茶園,滿壟翠綠。遠望,群山連綿,高山水庫似明鏡閃爍。陳耘嘉告訴我們,他們的茶園特色是茶園、景觀、工廠融于一體,茶中有林、林中有茶。

  岳山茶園是2004年開辟的,種植茶葉面積600余畝,為國家級漳平臺灣農民創業園個人種植面積之首。公司于2007年2月15日獲全國食品生產許可證(QS)。2008年4月14日,獲許可使用綠色食品標志。2008年選送的鐵觀音獲第五屆中國國際茶業博覽會銀獎。2016年,岳山茶園被列為福建省“省級休閑農業示范點”。

  當被問起茶園的歷史時,陳耘嘉頗為動情地說:“這個茶園承載著我們家四代人的故鄉情結和共同努力。”他給我們講述起自己的家史。

  陳耘嘉出生于臺灣,祖籍漳平官田,這里是他的根。

  陳耘嘉的曾祖父陳廷璋,號圭光,漳平官田鄉人,能詩擅書,精中醫,遠近百姓求醫者甚多,很有聲望。在老人晚年,曾寫下《感念吾兒岳山在臺》一詩,期盼海峽兩岸早日骨肉團聚。祖父陳岳山1927年生于漳平故鄉,幼年讀《三字經》《千字文》《四書》《五經》,小學畢業后考取當時頗負盛名的漳州芝山南麓的私立尋源中學。這所學校,是美國歸正教會和英國長老會在廈門鼓浪嶼聯合創辦的。著名的文學家林語堂先生就在這里讀了四年書。后來,尋源中學搬到了漳州芝山。陳岳山成績優異,曾獲創辦人米氏獎學金,以全校第二名成績畢業。1948年,他從國立第一僑民師范學校(后并入廈門大學)畢業,只身渡海赴臺任教,任職斗南小學教師、云林縣小學教導主任等職,任教三十多年,桃李滿門,榮獲臺灣教育部門頒發的“服務成績優良教師獎”。1987年,他第一次回到闊別四十多年的家鄉,此時父親已經抱憾西去。陳岳山先生在自敘文中寫道:“每次當我看到這首詩(《感念吾兒岳山在臺》)時,或想起母親泣訴的話,無不淚流滿眶。”為對老母親盡孝,陳岳山先生每年都返回家鄉陪伴母親。“晨昏定省,彌補早年無法承歡膝下的缺憾。”

  陳岳山先生熱愛家鄉,系念鄉梓繁榮發展,1988年起,他先后多次捐資設立獎學基金、鋪設道路、修繕宗祠。其善德善舉,家鄉人交口贊譽。

  家學淵源,陳岳山先生酷愛書法,尤擅行草。曾與國畫大師沈耀初先生同校教學、同一宿舍居住,得到沈耀初先生的親自指點,功力精進。他多次在臺灣島內以及日本、美國等地舉辦個人書法作品展覽。臺灣歷史博物館原館長何浩天先生評價說:“陳岳山先生的書法文氣淋漓,剛健灑脫、撼人心目。”臺灣美術館對其作品評述為:“不僅能镕鑄傳統,更能創新筆意,賦予文字新生命力是其獨到之處”。為了宣傳陳岳山先生的藝術成就,展現其愛鄉情懷,2011年,漳平市人民政府在該市文廟內設立了“陳岳山書藝館”。

  聽了陳耘嘉的講述,我們這才知道“岳山茶事”隱含著濃濃的故鄉情懷。

  中國是茶葉的故鄉。唐代陸羽《茶經》記載:“茶之為飲,發乎神農氏。”我國茶葉品類繁多,有綠茶、紅茶、烏龍茶、白茶、黃茶、黑茶等等系列。就烏龍茶系列來看,網上資料顯示:一、閩北烏龍(武夷巖茶、大紅袍、水仙、肉桂、半天腰、奇蘭、八仙,矮腳烏龍等)。二、閩南烏龍(鐵觀音、奇蘭、水仙、黃金桂等)。三、廣東烏龍(鳳凰單叢、鳳凰水仙、嶺頭單樅等)。四、臺灣烏龍(凍頂烏龍、東方美人、阿里山青心烏龍茶、阿里山極品金萱茶等)。

  茶葉學問大得很。習慣于“牛飲”的我們,采訪就是學習。

  陳耘嘉帶領我們去工廠觀看制茶的工藝流程。寬闊明凈的工廠內,一排排的竹匾鋪滿剛剛采摘下來的綠葉擺放在木架上。空氣中彌漫著散發出特有的山野清香。陳耘嘉簡要地向我們講解了茶葉制作的大致流程:采摘茶菁、日光萎凋、室內萎凋、炒菁、殺菁、揉捻、初干、團揉、干燥烘存、撿枝、烘焙、拼配等等。

  茶廠里,機器輕響,十幾位工人正在忙綠制作水仙茶。制作茶葉的大師傅是從臺灣聘請的,姓彭。其他農民工人都是本地人。漳平水仙茶很有名。據陳耘嘉介紹,他們生產的水仙茶有自己的特色,他們用的是創新的工藝,其他地方生產的茶,很難找到這樣的口感。兩岸制茶技藝是有所不同的。考慮到市場主要在大陸,他們對臺灣制茶工藝作了調整改良創新。

  一位年輕女子正在茶桌上試茶。陳耘嘉就熱情地指導起我們品茶。他說這是剛剛殺青的毛茶,鮮葉經過初制后的產品稱為毛茶,其品質特征已基本形成,可以飲用。這些茶,還沒有深加工,比較接近原本的味道。品茶要先觀色,再聞香,后品嘗。我們杯中的茶,是清香型烏龍茶,喝起來會帶一點花香,入口甘甜。

  陳耘嘉還特別引領我們參觀了他精心設置的茶文化展室。在這里,表達了他的茶文化理念。他說,古往今來,文人墨客集聚一堂,徹夜品茗賞書、吟詩賦文、清淡試墨。茶與墨結緣,自古即為佳話。在中華傳統文化里,經常把書香、茶香、墨香并提。書香悠悠,茶香飄逸,墨香淡淡,足以醉滿心池。墻上照片,有一幅岳山先生的書法,三個字,“茶與墨”,生動,飄逸,書風豪放。

 茶室晤談

  得知我們想要了解更多“岳山茶事”,陳耘嘉便引領我們來到一座簡樸、優雅、文化氣息濃郁的茶室。

  茶室位于茶園的正中位置,背靠石寨尖,面對一層層茶壟和起伏的群山,視界開闊,日光充足。

  陳耘嘉將我們介紹給他的父親陳憲智先生。陳憲智中等身材、步履矯健、神采飛揚,給人一種精明強干的感覺。他熱情歡迎我們的來訪,與我們一一握手,請我們入座品茶。

  他從一口水桶般大小的紫砂罐里,小心翼翼地取出了一些茶葉。他說,這是他們家研制的最好的茶葉,叫“黑金剛”。茶葉原料為春季嫩芽精心制作而成,密封保存5年以上。這是他的兒子自創的品牌。市場上,賣到三千多元一斤,茶園年產2000余斤,供不應求。他們用它來接待尊貴的客人。

  壺中山泉初沸。陳憲智先生泡茶、請茶。

  撲鼻有焦香,有高山茶韻。入口,果然齒頰留香、余韻綿綿。

  茶室里,“岳山茶事”牌匾非常醒目。茶室四周懸掛著陳岳山先生的書法作品。我們一邊品嘗著高山茶,一邊欣賞,感覺心曠神怡。茶室內有一件書法條幅格外引人矚目,是行書星云法師的名言:以謙虛處世可以獲得尊重,以明理辦事可以明白是非,以恭敬待人可以廣獲善緣,以道德修身可以升華人格。

  陳憲智先生說:“家父非常重視書法藝術之正心修身、養性育德的潛移默化的力量。其書寫內容往往簡練明雋,多為論述修養、人生、處世的語錄。這對我們兒孫為人處事影響至深。”

  我們向陳憲智先生了解茶園創業史。

  陳憲智先生說:“20世紀80年代后,我每年都跟隨父親返回家鄉探親謁祖。家鄉領導邀請我們回家鄉投資。父親很關心家鄉發展,就鼓勵我們回來創業。”據介紹,那時候臺商在永福花鄉發展現代農業的非常多,陳岳山先生叮囑兒子,一定要在官田投資,因為這里是自己的家鄉。2005年,陳憲智先生來到官田鄉投資開辟茶園,發展臺灣高山茶產業,創辦了岳山茶葉有限公司。

  談起創業的艱辛,陳憲智先生感慨萬千:“剛開始很不容易。那時候這里幾乎沒有人住,滿山野果,灌木叢生,人跡罕至。山路特別難走,只有土路,就是大陸說的‘機耕路’的那種。妻子是從事書畫藝術交流的,也來了,她都不敢坐我的車上山。有一次,我的皮卡后面載了一位民工,路途顛簸的厲害,他跳下車去了,說寧愿走路上山,也不愿意坐我的過山車。還有一次我搭乘朋友的小卡車下山,差點出事,現在想起來還后怕不已。我想,既然回到祖祖輩輩的故鄉了,就要有做事業的精神。如果不及時把高山茶園開墾出來,就要再等一年兩年,要到2006年春天才能種茶樹了。我一個人帶著十幾個當地農民工人進了山。路不好走,我請人把它拓寬到四米半。我們吃住在山上,花了兩個月就把這片山開挖好了,2005年元旦開始動工,3月就開始種植茶樹。茶樹苗大多是從安溪進來的。”

  “那時候,我們住工棚,經常吃方便面。我有時也會感到孤獨、寂寞。這時候,我就牢記父親的教導,抱著回故鄉創業和修身養性的想法。”

  “當時用電是一個難題。剛來的時候沒有電,我花了十幾萬元從山下架設電線上山,這才把用電的問題解決了。當時的電源,是小水電站發的,電壓不穩定,大雨天豐水期很容易跳閘,有次,還燒壞了貴重的電器。還有一次,制茶設備被燒壞了,里面的茶葉全部報銷了,損失比較大。”

  “現在用電就非常方便了,遇到問題,電話打過去,電力部門隨叫隨到,十幾分鐘就解決了問題。你們來的時候一定也看到了,政府正在修上山的公路,你們下次來,可能就是走寬闊的水泥路了,也不會那么陡了。真的很感激政府的大力支持。”

  一分辛勞一分收獲。陳憲智他們第一年開了一百二十畝茶園,第二年又開了一百畝,第一年種下去的鐵觀音,第二年就有了收獲,第三年高山茶也開始采摘。后來茶園陸續擴大,現在已經有六百多畝,年產茶三四萬斤。得益于得天獨厚的高海拔氣候,在臺灣先進的栽種技術培育下,陳憲智先生茶園所產的茶質量好,甘醇圓潤、天然純正。

  “那時候鐵觀音正紅火。雖然我這上山道路不好走,但因為我批發價格便宜,客戶們有騎摩托車的,有步行上山的,我的生意很旺。鄉親們看在眼里,很快整個官田鄉都種茶了。我們帶動了整個鄉的茶產業,官田鄉12個村,人口不到一萬,種茶上萬畝。”

  “我們知道,從2016年起,你們將茶園基地進行轉型,成立‘岳山茶事’人文休閑茶園,將老茶廠改裝成觀光工廠。你們為什么要轉型呢?”我們好奇地問陳憲智先生。

  “除了臺灣高山茶,我們一直大量種植鐵觀音,實話說,以前收入不錯。但受到安溪鐵觀音檢出農殘超標的影響,這七八年很慘,價格一直下降,茶葉現在還很滯銷,一直虧本。當時我已經打起退堂鼓,準備回臺灣,不干了。我要感謝兩個人,一個是臺灣農民創業園區領導馬水清書記,他挽留我,鼓勵我轉型,還幫我出謀劃策。發展民俗觀光旅游就是他的建議。他答應資金上給我一些補助,山上的6000多顆紫薇花就是他指示有關部門幫我們種的,你們七八月份來,紫薇花盛開,非常美麗。另一個我要稱贊一下我的兒子陳耘嘉,這幾年他和他的年輕的團隊一直在認真做事,茶室和民宿就是他和小盧、小趙他們一手弄起來的,里面的擺設與造型秉持節約簡單理念,沒有花費多少錢。”

  說起岳山茶園的優美風景,陳憲智先生很自豪地告訴我們,他原來是開印刷廠的,懂得美編設計,也有美學意識。當年老百姓在山上種了許多松樹、杉樹、楓樹、楊梅,還有滿山野生的紅柿,很美。后來,我們來開辟茶園的時候,村民要砍樹當柴火燒,我勸他們不要砍,并且每棵樹花了二十元錢買下來,系上紅布條,保留下來。又種了許多花草樹木,光茶花樹就有兩萬多棵。陳憲智先生說,現在很多農民創業園區內,已經沒有原生態的植物了,只有他們這里有。另外,岳山茶園非常注意環保,不用化學除草劑、不噴農藥。垃圾不往山里丟,收集起來,專程運往山下垃圾場處理。同時積極向村民宣傳環保理念,勸誡他們垃圾不要丟在山里。

  因為環境保護的好,風景優美,山上有自然天成、造型各異的巨石群,山下是碧如明鏡的湖水與連綿起伏的青翠茶山,這里成了遠近聞名的旅游勝地。

  岳山茶園之中有座海拔1045.2米的高峰,叫石寨尖。寨頂保留了石寨門、石官印、石官人等等。根據我們在閩西其他類似地點的考察查證推斷,此為山寨,古時兵匪橫行,山下村民在危急關頭退守山頂,結寨自保。歷史的一頁,翻過去了。

  茶園到山頂,修建了登高365級臺階,按一年二十四個節氣,設置了節氣知識鐵牌,頗有情調。

  這日下午,我們爬山體驗,一路鳥語花香,移步換景,山頂有觀景臺,站立高峰,山風勁吹,四周美景如畫。

 茶香墨韻

  墨黑天幕。

  群山,大雨。

  幽雅庭院。

  雨腳打在綠葉之上。

  石臼上有蓮葉,水波蕩漾。

  石臼邊緣,一只蝸牛靜靜粘貼,一動不動。

  室外,狂風驟雨。

  室內,溫暖如春。

  一位衣袂飄飄的青年,輕柔地將一粒粒茶團撥入紫砂壺……

  這是我們在“岳山茶事”微電影中看到的場景。片中那位富有仙風道骨氣息的青年,就是陳耘嘉。

  2016年,臺灣名牌大學環境保護專業研究生畢業的陳耘嘉毅然放棄優渥的城市寫字樓工作,在父親陳憲智的召喚下,來到祖國大陸的漳平官田家鄉創業,四代人的兩岸情緣得以延續。自陳耘嘉接手岳山茶場的管理工作后,依托岳山茶園優勢,轉型發展人文休閑項目,走茶葉制作產業與人文旅游融合之路。他把茶文化和休閑觀光融入岳山茶園,成功轉型,成為臺灣青年來大陸創業的一個典型。陳耘嘉還打造青年人創業平臺,邀請臺灣青年一起創業。現在該公司里就有三個臺灣青年,前面提及的小趙、小盧,就是其中二位。我們得悉,獲獎的“岳山茶事”微電影的攝像師,就是小盧。印象中,他們總是彬彬有禮,輕聲細語,滿臉微笑。

  同年,他們在原有廠房的基礎上,改造布置成茶室及民宿,通體以黑白顏色為基調,厚重,大氣,幽雅。也就是在這一年,岳山茶園被列為福建省“省級休閑農業示范點”。其后,陳耘嘉在“青春同心共譜華章海峽兩岸青年微電影大賽”獲得“最佳廣告金獎”;參加海峽兩岸茶道比賽,榮獲“銀牌獎”。近期,陳耘嘉再獲“十佳青年電商”殊榮。

  岳山茶葉公司對于品牌意識,原先不是十分重視。年輕一代的“掌門人”陳耘嘉來到山上后,經過研究思考,重新設計了公司品牌定位,精心打造茶文化品牌。2017年,陳耘嘉創立“岳山嘉茗”,把茶體驗、茶文化和休閑旅游相結合,推進產業轉型與升級。“岳山茶事”將第一產業與第三產業融合發展,走出了一條創業的康莊大道。

  岳山茶園民宿屋前的庭院,是一座觀景平臺,在庭院上可遠眺排坑水庫與綿延不斷的山巒,游客可以在屋前的平臺雅座上,一面品茶,一面觀賞幻化多變的云海景觀。從茶館出發,百十米遠,拐一個彎,就是通往石寨尖的365級石階。

  陳耘嘉向我們介紹,轉型之后,山上客人非常多,特別是到了節假日,一房難求,必須提前預約。我們給客人們展示制茶的流程,客人們也可以自己采茶、揉茶、做茶、泡茶。我們也向客人們提供廚房,客人們自己到山里采摘野菜野果,山里養了土雞、土鴨,也養了羊,客人們可以購買,自己動手做飯菜。

  山上經常舉辦活動。陳耘嘉致力于將“岳山茶事”打造成海峽兩岸茶道、文化攝影等藝術交流的平臺。岳山茶園曾經邀請“臺灣中華茶藝聯合促進會”舉辦“茗在岳山·情牽兩岸”茶會,共同帶動茶文化藝術氛圍,增進兩岸友誼。茶園還經常舉辦禪修、太極拳、書法、繪畫等文化活動。

  茶園每年都會與官田學校合作舉辦活動,形成了“茶園——學校聯合”的新型教育模式。如通過組織親子游、小小茶藝師等活動,讓孩子親近自然;通過茶藝學習,寓教于樂,增進親子關系,培養孩子與家長之間的默契,在潛移默化中培養孩子的動手能力,學會感恩。

  每年茶園都與山下的官西村小學合作開展“健行活動”“凈山活動”等公益活動,組織學生們步行上山,清理山上的白色垃圾。陳耘嘉團隊教他們茶藝、書法和一些環保小制作。這些都是很有意義的事情。

  我們在茶園看到,這里的建筑物的許多角落,掛有小學生制作的“心愿牌”,增添了幾分活潑的生機。

  1984年出生的陳耘嘉年輕有為,在茶藝之路上進步很快,并取得顯著成績。受家庭熏染,陳耘嘉自小熱愛茶藝。從臺北科技大學環境保護專業畢業后,秉承祖父意愿,陳耘嘉對茶藝情有獨鐘,曾多次跟隨父親到過官田茶場,他深深地愛上這塊與臺灣家鄉氣候相似的土地。他曾經組建了漳平市官田鄉首個茶藝表演隊。以弘揚中國茶文化為己任,秉承“取之于茶,用之于茶”的信念,致力于茶文化的推廣。其實,早在臺灣華碩科技聯合公司工作期間,他就在公司創辦了“茶道藝術社”,與一群年輕人共同研究茶道。由于虛心好學,廣泛請教茶人,轉益多師,他很快就學會了如何品出各種不同品牌的茶。他可以從滋味、湯色、香氣、泡制、茶具配套等各個方面一一進行解讀。從此,陳耘嘉走上茶藝的道路。由于有著茶藝工作經驗,陳耘嘉執掌“岳山茶事”得心應手。我們在他的辦公室里看到一大摞證書:2013年,獲得陸羽茶藝中心頒發的“泡茶師”資格證書;2014年獲得中國人力資源和保障部頒發的高級茶藝師資格、高級評茶員資格證書;2017年,聘為無我茶會指導老師;2013年,臺灣第十屆“中華茶藝獎”泡茶比賽第三名。

  “我有一個理想,就是通過自己的團隊培訓出一批專業的茶藝隊伍,更好地宣傳推廣茶道,根據萬變不離其宗的規律,在茶藝表演手法方面多做一些創新。”陳耘嘉如是說。

  近年來,陳耘嘉試圖從中華文化根源中,探尋出茶道精神以及自己獨特的茶道文化。陳耘嘉專門請爺爺書寫了“茶與墨”三字。陳耘嘉在表演茶道時,就將一列茶具放置在這幅珍貴的書法作品上,由于中間沒有玻璃隔開,上面有些微茶漬。陳耘嘉及其團隊開發了系列茶葉產品,包裝盒上多有其祖父陳岳山先生的墨寶。陳耘嘉嘗試將書法與茶藝結合,將茶香墨韻融合。這里面有中華傳統文化,也有祖孫親情。

  陳耘嘉告訴我們,要想沖泡出一杯好茶,當然需要遵照泡茶的基本步驟,必須掌握一定的沖泡技藝。但實際上喝茶很簡單,我們放開那些煩惱、憂愁,放下塵世的喧囂,自己靜下心來,細細品茗即可。茶道實際上也是生活化的。他在表演的時候,泡茶不一定是特意表演給別人看,而是沉靜在泡茶里面,不太在意觀眾。“現在的茶道比賽往往美女如云,但這是有意表演給別人看的,太注重外在的東西了。這種茶道表演和我的表演方式完全不同。我的茶道就是專注于泡茶本身,你是在欣賞我享受泡茶的過程,最后一個環節都是請大家品茶,過程也是優雅的,大家會欣賞我沉浸在泡茶的喜悅里面。有些表演,手里拿著油紙傘之類道具,太夸張了,這主要還是表演給人看,離開了泡茶的本質。”陳耘嘉希望能夠把這茶的味道特質完美體現出來,讓客人了解他泡茶的心意。

  子夜時分,陳耘嘉表演茶道。身著古典服裝的陳耘嘉,為我們展示了他精湛的茶藝,動作行云流水,優哉游哉,呈現了茶道獨有的古典韻味。我們發現,他的動作很是安靜、輕柔,類似于太極動作,“運動如抽絲”。我們恍然大悟,或許正所謂“藝高人膽大”,他有意將祖父書法墨寶墊在茶幾上,以滴水不漏體現他內心的寧靜、從容與喜悅。盤坐在禪意茶室里,旁邊有陶罐、樹枝,三兩瓣落花。高山深夜,燈光溫和,墨韻飄逸,幾縷茶香。

  次日,晨,惠風和暢,霧起霧散。我們揮手告別美麗的高山茶園。我們看到,高高的石寨尖山峰,沐浴在明媚的陽光之中。□練建安 魯普文

  

  作者簡介:練建安,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冰心文學館副館長。出版有《八閩開國將軍》《福建籍開國將軍畫傳》等作品集,獲中國新聞獎副刊編輯獎、中國人口文化獎、華東地區期刊優秀編輯獎、福建省優秀文學作品獎等獎項。

  魯普文,冰心研究會秘書長,冰心文學館學術研究部副主任。編著出版《冰心研究資料索引》。

  (聲明:版權所有,請勿轉載。如需轉載請獲福建省臺辦授權。)

[責任編輯:福建臺辦張寧]



技術支持:中國海峽人才市場信息中心
咨詢電話:0591-87431639、87618607、87628310  郵箱:613221598@qq.com
支持單位:福建省人民政府臺港澳事務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