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找工作
  • 找公司
熱門關鍵字 : java  asp  咖啡師

請選擇工作地點(最多選擇8項)

關閉

請選擇工作種類

關閉

請選擇公司行業

關閉

打開心靈的空間——記廈門曾厝垵4928涂鴉館的侯彥志先生

    發佈時間:2019/6/18 9:27:49

臺灣青年簡介:侯彥志,男,出生于1983年1月,臺灣苗栗人,2005年畢業于苗栗育達商業大學企業管理系,2013年初踏入廈門,在廈門景區曾厝垵創始4928涂丫閑畫佳嘗館(瓷繪文創館)。

  

  

  有緣參與“西進尋夢”采風活動,要我采寫廈門市曾厝垵“4928涂丫閑畫佳嘗館”的臺灣青年企業家侯彥志先生(人稱大侯,下同),正中我下懷,因為前些年我應《廈門文藝》編輯部之約,寫了一篇《曾厝垵》的文化散文,采訪和觀察時先后去了數趟曾厝垵,不說逛遍那里的五街十八巷,卻可說對那里有一定的了解。

  曾厝垵從前是廈門的一個小漁村,后來被四周的高樓包抄,成為低矮的城中村。由于小村建筑頗具閩南特色,且依山傍海,風景優異。據說毗鄰的廈門大學藝術學院的師生鐘情于這個小漁村的“草根性”,經常到這里寫生。這里同時也吸引了一些藝術家長期在此居住創作,無形中融入了文藝氣息。近些年,曾厝垵吸引了國內外大批游客紛至沓來,游客劇增,節假日甚至超過鼓浪嶼。人多商機多,開民宿,搞餐飲,賣商品,包括經營文創產品,也就遍地開花,只是擁擠和嘈雜的環境與早期的風貌已漸行漸遠。

  侯彥志作為一位臺灣青年企業家,在曾厝垵這個日益炙手可熱的旅游區里,能夠站穩腳跟,且獨辟蹊徑,開創自己的一方天地,實屬不易。

  他干的事業是在陶瓷杯上“涂丫”(涂鴉),很有創意。以前司空見慣的是“酒后涂鴉”和“醉后涂鴉”這兩個詞。古書中有一些英雄好漢,放浪形骸,醉后涂鴉,惹禍上身,不得不逃難落草。詩仙李白在黃鶴樓里,原擬酒后涂鴉,彰顯一下自己的詩才,猛然抬頭看到崔顥信筆題寫的《黃鶴樓》一首好詩,意境絕妙,佳句迭出,酒也醒了大半,不敢下筆,恐怕畫虎不成反類犬。這個典故也就成了歷史上的文壇佳話。

  沒想到竟有人把涂鴉作為一種精神產品來經營,讓喝酒的沒喝酒的游客在瓷器上描摹,通過圖像或文字,敘說心中的故事,在方寸之間展示一片空間。對此,孤陋寡聞的我聞所未聞,覺得做法新穎,不免心生懸念,想一探究竟,好解心中塊壘。

  4月10日,我撥通了大侯的電話,聽到一陣低沉的鈴聲,我揣測他并不在廈門。果然他正拖家帶口在金門旅游,當晚返廈,我與他約好翌日10點到他的店里采訪,并事先互加了微信。我打開他的微信,看到他的微信頭像用的是他自己的照片,頭發不長不短,笑得非常燦爛,還用背巾背著嬰兒,形象反倒像個女性,我遲疑一下,但一想電話里的聲音應為男性,才定下神來。

  第二天上午,我如約來到曾厝垵,雖然并非節假日,但村口和國辦街上依然人來熙往,如同菜市場。紅男綠女,或聚成一堆聽導游在解說,或牽著手行為親昵,或搔首弄姿讓人拍照,或口嚼食品嘴角溢香,或推著拉桿箱來去匆匆。現在的熱門旅游景區,往往過于商業化,過于喧囂。好在拐入教堂街游客就少去許多,比較幽靜。這條街因為有一個基督教堂而被命名為“教堂街”,幽靜是它的特色。

  曾厝垵有許多宗教場所,但大多集中在村口和海邊,如福海宮、擁湖宮、圣媽宮,分別供奉保生大帝、媽祖娘娘和圣媽,香火旺盛,而位于村中的基督教堂,不是禮拜日就要平靜許多。這個漁村因為曾氏一脈數百年的繁衍生息,富貴兼備,擁有許多華僑,基督教堂也就有較悠久的歷史。

  據資料顯示,曾厝垵是廈門最早建立教堂的地方,在鄭成功駐扎廈門時期,羅馬天主教教士利畸就在此修建教堂,后因年代久遠而荒廢。20世紀二十年代,平和傳道人蔡振垵來這里居住,并在此傳播福音。1926年,曾厝垵的信徒已有60人左右。蔡傳道遂在這里建立一座教堂,即曾厝垵堂。2008年6月1日,完成危房翻建工程,正式投入使用,占地面積700平方米,主堂可容納300多人。2011年11月,曾厝垵基督教聚會點經過有關部門審核,正式升格為教堂。

  各類的宗教場所,基督教應是其中較為內向清幽的,一般不會喧嘩擾人,即便念經,也如吟唱頌詩一樣,悅耳動聽。文創店需要這種環境,而不是那種人聲鼎沸的地方。因為能來這里涂鴉的,不是品位較高,就是心理活動較為豐富的人,需要傾敘,需要釋放。大侯在這條街上設店,無疑有一種獨到的眼光。

 

  一走進教堂街,我開始東張西望,不一會走到一個岔路口,一問已過了頭,折回來給大侯打電話,實際上就在斜對面,因為店面稍為內縮,讓我搞得咫尺天涯了。店門口上方,左邊寫一個“慢”字,右邊寫一個“靜”字,中間是一個由四塊不同顏色構成的大杯子,上寫著“4928”這組數字,連門面都設計得與眾不同。

  后來在采訪中我問過大侯,店名冠頭的“4928”有什么特殊的含義,他說是以他的生辰排列組合得出的一組數字,一聽還真有些玄乎。不過一個商店的名稱確實重要,名不正則言不順,或高雅,或通俗,或神秘,或新奇,形形色色,歸根到底,要能吸引客人的眼球。像大侯店名里的“4928”和“涂丫”,兼有神秘感和新鮮感,能造成雙重的懸念和誘惑。

  曾厝垵林立的商鋪,一些不同尋常的店名都在我的腦海里打上烙印。如“三年二班”飲食店,既樸實又能勾起對小學生活的回憶;“樹屋”餐飲店的兩旁,各有一棵榕樹破屋而出,成為難得的一景,名副其實;“喻色”是一家民宿的名稱,花木掩映,色彩斑斕,令人賞心悅目;“沒心沒肺”通俗而不庸俗,且顯示率真的成分;“吶左左”不知含義,卻頗顯洋氣。大侯的店名也不例外,能讓人感受到店主的品位和獨具匠心。

  大侯尚未來到店里,門口處有一店員正在一個瓷杯上涂涂畫畫,我向他說明來意,經允許后就進到店里東瞧瞧西看看,墻壁四周的柜子里,擺滿杯盤壇罐,不是已經畫上圖像,就是寫上文字,花花綠綠,色彩斑斕,當然還有少量供游客選擇的空白杯碟。

  不一會,大侯來了,身高有一米七幾,不胖不瘦,皮膚細膩,頭發略為卷曲,一說話就面帶微笑,牙齒潔白。他的店里兼營咖啡,但他沒有問我要不要喝咖啡,就直接邀我坐到茶桌前。應該說,咖啡代表西方文化,茶代表東方文化,我輩者更是趨于傳統,一般只喝茶。事后得知大侯的父親精于心理學,耳濡目染的結果,是大侯揣摩人的心理和判斷人的嗜好,也有師承乃父的衣缽。

  我們一邊喝茶,一邊吃著他剛從金門帶回來的“三寶”之一貢糖,開始聊開了。他趨于外向,善于表達,只要我開個頭,他的話語就口若懸河滔滔不絕,我還要適時地轉換問題,以防他說得太多。

  大侯1983年初生于臺灣苗栗縣,由于父親經商有道,賺了不少錢,可謂家底殷實。作為長孫,爺爺有點寵他。他坦言并不太喜歡讀書,尤其在讀高二的時候,父母離異,思想受到一定影響。有段時間,他半工半讀,白天到飲料店打工,晚上讀書進修。高考時,由于成績并不理想,進不了公辦大學的門檻,只能退而求其次,到私立的育達商業大學學習企業管理。

  大侯的父親能緊緊把握大陸改革開放的良好契機,于20世紀90年代就從臺灣來到廈門,在一家公司里經營機械產品,主要是數控機床。他告訴大侯,讀私立大學在日趨落后的臺灣不好就業,不如盡早來大陸發展。大侯聽從了父親的忠告,2009年來到廈門,跟著父親干。由于對機械產品不熟悉,不到一年,他就返回臺灣,到一家科技公司打工。

  然而他有一顆不安分的心,不想年紀輕輕就囿于一方,按部就班地生活。2013年,他再一次來到廈門是從擺地攤開始,練就了吃苦耐勞的精神,也練就一張能說會道的嘴皮工夫,并積累了一些積蓄。當批貨給他的老板由于身體健康原因急于拋售,他和父親就接手了一家位于泉州德化縣的陶瓷庫存倉廠,只是出師不利,由于宏觀經濟緊縮,產品銷路不暢,一開頭就遭遇“滑鐵盧”。彼時他面臨痛苦的抉擇,是回臺灣的科技公司上班,還是咬緊牙關堅持一下?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因素是他喜歡上了瓷器,不想放棄。是啊,這種來自大地的泥土,經過加工和煅燒,就化腐朽為神奇,變成琳瑯滿目的工藝品和生活用品,在他心眼里非常神奇。世上蕓蕓眾生。愛好千差萬別,這正應了一句話“蘿卜青菜,各有所愛”。大侯與瓷器的結緣就這樣開始了。

  機緣巧合的是,一天,他在“臉書”的網站上看到一則資訊:英國有一位來自臺灣的年輕媽媽,在經營咖啡館時,專設一個吧臺,讓小孩子在陶瓷的杯子上涂鴉,雖然有時弄得灰頭土臉,但他們玩得不亦樂乎。

  這個獨特的創意讓大侯靈光一閃,他想把它發揚光大,做成一個產業。白色的瓷器,涂上不同顏色的人物、物體和文字,便有一種天然的和諧。也可以說,通過涂鴉式的創作,敘說一個心靈的故事,為瓷器賦予一種靈魂,融入新的生命力。有了這個想法后,大侯就不斷找尋適合的顏料,并用軟毛筆做工具。

  他對我說:許多人都駕馭得了硬筆,就是難以駕馭軟筆,軟筆更加需要一種心境和耐心,一旦掌握就能揮灑自如,行云流水一般。2015年初,曾厝垵教堂街一家頗具特色的“4928涂丫閑畫佳嘗館”(以下簡稱“4928涂丫館”)應運而生。

eLqbe9eay-sUUTP6vPVZM7hwzFbzgLEc1P2FIwaOZC-EG8txXxaDN6fdPJUKRmNQjoJrvItByyS4HHaWdXyO_DrXIaWutJls2xCVbatkhjUNNiIYVnHvzugZCuBITtvjski7YaLlHpkrQUr5euoQrg.jpg

  然而,理想的光芒往往難以照進現實的土壤,或許創業一般都需要經歷“萬事開頭難”的階段。創業初期,由于教堂街人流量少,加上路面毀壞整修,4928涂丫館門可羅雀,生意慘淡。大侯心事重重,甚至經常在夢中推銷產品。為了改變現狀,他索性在路口游走,整整舉了近兩個月的牌子,費盡口舌,用叫賣的方式把人流引入。因為游客前往最有歷史底蘊的金門蔡家兵部尚書府這個景點時,會先路過4928涂丫館,他就在這里“截流”或者鼓動“回頭客”,可謂煞費苦心,那階段對他來說是一個嚴峻的挑戰。

  有一次他照鏡子發現自己瘦了一大圈,趕緊去稱一下體重,不禁嚇了一跳,體重已由140斤降到了110斤,整整掉了30斤肉,恍如生了一場大病一樣。他在我面前調侃說,如果要減肥,就去創業,那比節食和吃藥要有效多了。

  回想起那個階段,他深有體會地說:“年輕人肯定要自己去打破僵局,我會想盡辦法,不會坐以待斃。很多臺灣年輕人來請教的時候,我感覺不少人往往止步于想法,缺少行動。當你預想的挫折越來越多的時候,你可能就不會前進了。文創產業沒有任何商業模式可以借鑒,就必須走出一條自己的路。”

  或許,意志的堅忍和天性的樂觀,適合于創業。“我覺得創業很好玩,遇到的苦和累或者各種煎熬,無非是你在撰寫生命中很多精彩的故事,我自己很有企圖心和目標。”說到企圖,也就是愿景,他覺得大陸的青年要比臺灣青年好,這一點對創業很重要。有比較才能有區別,在新時代改革開放的浪潮中,年輕的心更容易被激活。

  自2013年創業以來,大侯得到廈門市思明區臺辦適時的政策輔導,使他從一開始對政策的存疑到逐漸相信,他深切感受到臺辦工作人員的熱情與溫暖,也申請到每個月的辦公場所津貼和住房津貼,為他的創業助了一臂之力。憑著一股沖勁和堅持,他的事業逐漸走上軌道。

  同樣是面對游客,與曾厝垵其他文創店鋪不同的是,4928涂丫館會“講故事”,游客進店后,常常聽到大侯和他父親真誠的講解,聲情并茂,有些故事甚至能催人淚下。他們父子倆會因人而異分享不同的故事,這些都是發生在客人身上真實的故事。“走進來的客人對我們娓娓道來的講解模式感興趣,多數人會停留,讓心沉靜下來。曾厝垵現在與大部分景區都存在浮躁現象,但我反而樂觀其成。特別是在全部都快的地方做一個慢的東西,就會有人愿意慢下來。”一種帶有哲理思辨的由衷之言,無疑會發人深省。

  在他看來,特別是來自北京、上海、廣州等城市的客流群,由于平時生活節奏偏快,更愿意慢下來享受生活,他們在享用這里的美味和欣賞美景之外,就會有一些人踱進4928涂丫館,選一個陶瓷杯子,或者一個碟罐,講述自己的心靈故事,進入精神交流的空間,其中不乏感人的事例。

  大侯開店第一年的夏天,有一天,一個來自于黑龍江的中年婦女帶著女兒來到店里,她的女兒高考被錄取到風景優美的廈門大學,這位中年婦女陪同女兒到廈大報到,并入住曾厝垵旅游。母女倆認真聽取大侯講解其他游客的故事,大約是觸發了最為敏感的神經,那位母親潸然淚下,竟無語凝噎,經過大侯和妻子的貼心撫慰,情緒才稍為穩定。

  原來這位婦女的丈夫三個月前突發心肌梗塞,不幸英年早逝,夫妻倆都是醫生,工作繁忙,丈夫又很顧家,做很多家務,可能是過于勞累而引發了心臟病。同為醫生的妻子沒能挽救自己丈夫的生命,既自責悔恨,又痛不欲生。此次借女兒升學之際,來廈旅游也是想釋放那一段時間積壓的情感。現在作為女兒唯一的精神支撐,她知道自己必須堅強起來。

  為此她要女兒選一個碟子共同創作,來紀念陰陽兩隔的至親至愛之人。醞釀情感時,母女倆又開始動容,她們流著眼淚,選了個心形碟,母親在左邊,女兒在右邊,分別寫出心中最為真摯的話語,獻給九泉之下的親人。

  2016年的一個午夜時分,4928涂丫館店正要打烊歇業,此時一位年輕的男生攜著酒氣走了進來,他說是被店里諸多奇怪的杯子所吸引。進店后,他看到店里也經營咖啡,就說他姓顧,是一位咖啡師,大侯就讓他露一手,調杯咖啡。交談了一會,那小伙子喝完咖啡就走了,匆忙之間把一個單反相機落在店里,回去后立即給大侯發微信,說第二天來取。翌日上午他來到店里,大侯發現他臉上有傷疤,一問才知道他昨夜喝酒過量,頭腦暈乎乎的,回旅店時摔了一跤。

  此時他已頭腦清醒,萌發了涂鴉的想法。躊躇了約半小時,他選取一個杯子,細心地畫他女朋友的肖像,因為畫不好又擦掉,重復了幾遍。大侯教他畫,他脫掉眼鏡,湊近杯子,費了一兩小時的功夫,才勉強畫好。

  畫好后,他向大侯敞開心扉。原來他是江蘇常熟人,在上海當咖啡師,收入不錯,又結交一位女朋友,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階段。有一天他突然感覺視力模糊,一段時間都是如此,他趕緊到醫院找醫生,通過抽血等檢查,醫生認為他有視力方面的基因缺陷,不論用什么藥都只能是治標不治本,最后將導致雙目失明。

  聽了醫生的話后,他精神幾近崩潰。他把自己的病情如實告知女友,女友的父母開始反對他倆繼續來往。為了女友有一個更美好的未來,他自己毅然決然地斬斷了情緣。一段時間的精神折磨,使他患上憂郁癥,有一次要自殺時被朋友救了。

  大侯讓我看那位男生涂鴉的杯子:女友托腮沉思,文靜優雅;他戴著眼鏡,目光迷離。杯壁上寫著:“你我相隔多么遠,那年那天可相見,那處境可會改變。”杯底還寫著“君君祝你幸福”。感情濃烈而真摯,讓人怦然心動。他原先要帶走杯子送給女友,最后決定寄存在店里,他覺得這是一個有情懷有心靈溫度的文創店。

  也有用微信隔空聯系大侯的,主要是通過店里的畫師,為其加工產品。曾經有一位上海女生,略有聽障問題,與之對話要放緩語速她才能聽清。她頗具愛心,平時收養了不少的流浪狗、流浪貓。還結交了一位男友,男友雖然耳聾卻身殘志堅,工作勤奮,肯動腦筋,業績突出,從一名設計助理提升到一家大公司的設計總監。他們之間相互欣賞,相濡以沫,女的喜歡男的勵志,男的喜歡女的善良。這名女生要求店里的畫師為她加工個“兩人世界”的杯子,并寫上“我愿成為你永遠的順風耳”,要作為禮品送給她的男友。

  除了游客部分,大侯也和當地一些社教機構合作,在寒暑假舉辦親子涂鴉;德化陶瓷學院的學生也常到這里實習,我看到眾多碟子匯成的56個民族的頭像,琳瑯滿目地掛了一墻壁;廈門市博愛社會工作服務中心欣賞這種心靈層次的涂鴉過程,進行過多次的合作嘗試;還有廈門市特殊教育學校也來接洽,他們需要用涂鴉來釋放殘疾學生的心情。

VSV-vW7G_wgXU53VFGFbMUeePAGsP05Nyz5JiN9dU7pdl2PSGM1_kJwSN2GQRCDrjoJrvItByyS4HHaWdXyO_DrXIaWutJls2xCVbatkhjUNNiIYVnHvzugZCuBITtvjski7YaLlHpkrQUr5euoQrg.jpg

  大侯的妻子叫邱詩茹,長發披肩,溫文爾雅。大侯說,他和妻子是在網絡上“觸電”的,其實兩家距離很近,他們談了一場十一年的戀愛,可謂曠日持久的“馬拉松之戀”,他們于2011年5月締結良緣,育有一個女兒叫妘妘,今年6歲,一個兒子,僅半歲,尚在襁褓之中。

  2013年大侯離開臺灣到大陸創業,邱詩茹則在臺灣的家里養育女兒。直到2016年底,大侯的4928涂丫館闖過初創時期的艱難,開始步入正軌的時候,邱詩茹才帶著妘妘來到曾厝垵,開始長相廝守,同甘共苦。我看到臺灣東森電視臺采訪邱詩茹,她說:“剛來時不太習慣,一段時間后就適應了。丈夫在這里創業,家就要安放在這里。”一句樸實的話,勝過千言萬語。從大侯發給我的微信視頻和照片里,我發現他們一家經常同框,其樂融融。在金門旅游時,大侯背著兒子,姿勢老練,妻子帶著女兒,手挽著手;晚上他們一家也會來到店里,與店員一起過生日,一起聯歡,嬉笑打鬧,唱歌跳舞。

  說到女兒妘妘,大侯就有點沉醉的感覺。他說,2017年3月2日,讀幼兒園的女兒放學回來,很開心地抱著他的腿,說要畫一個杯子給爸爸。大侯高興地帶她到店里選杯子,杯子有點沉,她用左手扶著,右手拿起筆畫著。感覺畫不好,又擦掉重來,如此反復,她耐心、專注,不放棄,終于畫出一條美人魚。原來這是她當天剛在幼兒園學的畫,就開始迫不及待地體現出來,雖然僅是一種模仿,但一顆幼小的心靈,把對爸爸的愛融進了一絲不茍的創作中。

  大侯的店里聘有6位店員,基本是學有專長的年輕畫師。盧偉平,漳州人,從小父母離異,由爺爺奶奶一手帶大,就讀泉州工藝美術職業學院,任學生會主席,不論是中學還是大學階段,全靠勤工儉學,掙學雜費和生活費,有自強自立精神。大侯在德化經營瓷器時,經常叫他幫忙出貨,他大學畢業后就到4928涂丫店里當畫師,工作精益求精,認真負責。大侯已把他作為儲備店長,一旦業務拓展出去,就讓他獨當一面管理新店。

  涂丫店曾經吸納一位有聽力障礙的殘疾人范林濤,來到店里工作半年后,就學有所成,自己出去創業了。

  大侯記住每一位店員的生辰八字,為他們搞生日派對,讓店員感受到一種家庭般的溫暖。依靠這個團體,涂鴉店開辦三年多來,已創作近于10萬個杯盤,現在客人預定的還有1200多個,為了確保質量,店里并不提倡趕工,一般預定后要三十天左右才能出貨。

  事業在發展,人也要不斷充電。在采訪中,大侯拿給我看一本“清華大學結業證書”,原來在2017年7月16日至2017年7月23日,他參加了清華大學基礎工業訓練中心舉辦的企業家極速鍛造研修班,僅學費就8萬元,80個課時。廈門上報了幾十個企業家,最后只有幾個人入選。他坦言,每天上課要從8點到晚上9點或10點,半夜2點前,還要在互聯網上交一份當天的課程報告。這種近于魔鬼式的訓練,讓他受益匪淺,眼界也開闊不少。

  就在2018年4月,臺灣苗栗縣和四川成都市聯合舉辦“苗蓉青年創新創業大賽”,在線上報名,大侯也報名參加,現已通過初賽。他說不知能否進入決賽,能不能獲獎倒無所謂,他只想在家鄉證明臺灣青年在大陸是有機會、有作為的。苗栗縣長的兒子和大侯是好朋友,但是他不想借助這種關系去運作,一切順其自然。

  在店里貼出的照片里,可以看出,來4928涂丫館參觀不乏一些重量級人物,其中有“廈門金磚會議”期間來廈的文化部長雒樹剛,有臺灣地區前領導人蕭萬長及中央、省、市有關部門領導,當然還有不少作家、記者前來采寫,使這個文創店的名聲不脛而走,只要在互聯網一查,就能看到諸多報道內容。

  談到今后的設想,大侯信心滿滿。他說:“今年要在廈門再開一家分店。目前的規劃是以家族經營的方式為主。未來可能會開放加盟或戰略合作店,但不可能很快,因為文創是一個慢文化。現在有上海一家咖啡館正在和我們談合作的事宜。還有南京的學區和廣州的較場尾,也是我近期感興趣的拓展點。惠州也有一家企業希望我們的產品精神植入他們經營的民宿中,延續民宿的生命力,最近也在談合作。”與臺灣五緣相通的廈門,如今已是大侯的第二個故鄉。我說,把異鄉變成故鄉,把故鄉當作異鄉,是一種時代的機緣巧合。他表示認同。

  開春不久的2月28日,國臺辦、國家發改委即為臺灣同胞送出重磅大禮,公布31條惠臺措施。兩會開幕,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所作的政府工作報告再提“臺灣福利”、“同等待遇”,引發臺灣同胞熱議。“這31條鼓勵措施基本上一半都和我有關”,大侯這樣對我說。4月10日,廈門又出臺惠臺舉措60條,讓他更是高興不已:“很溫暖,真的是把我們融合到這個社會中。”

  一間百來平方米的溫馨小店,天南海北的游客在這里動手涂鴉,用心聽故事、講故事,這些心靈上的故事不僅在店里傳播,大侯還申請微信公眾號,記錄每個感動瞬間,用文字、圖片和聲言傳遞滿滿的正能量。

  大侯還有不少新想法,他由衷地說:“涂丫館屬于慢文化的場所,很寧靜,之前我想引進臺灣書籍,不管是供客人閱讀,還是去販賣,我一直覺得真正的交流不一定局限在人與人之間,還可以是物件的交流。”但之前,兩岸圖書交流有著嚴格的規定和嚴謹的流程,這讓大侯的規劃不得不擱置。此次出臺的31條措施中明確提及“對臺灣圖書進口業務建立綠色通道,簡化進口審批流程”,這讓大侯興奮不已,“我就可以把更多的臺灣書籍帶進來,供這邊的民眾閱讀,其實也可能成為一個新生的產業,讓更多的人去了解臺灣這塊土地上的風土人情。”

  據我觀察,曾厝垵的文創產業還是偏少,要有一個更大的發展。以前我在“羚羊客棧”里看到廳堂里擺有一柜的文學書籍,在那里還經常舉辦文學講座,讓民宿儒雅起來,真正吸引一些文藝青年和一些高端客人。文化是一個地方的靈魂,未來有一個很好的發展空間。

  大侯說他的夢想是瓷器夢,是涂鴉的藝術夢,也是中國夢,在他看來,每個瓷杯背后都有一個愛的故事,“一杯子一輩子”,他要把愛傳遞到全中國。□鄭其岳

  

  作者簡介:鄭其岳,福建永春人,當過教師,任過文化、廣電部門業務干部。退休后長住廈門,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從1980年代初開始文學創作,主要撰寫散文詩、詩、散文和報告文學。先后結集出版十部作品集,部分作品獲獎。

  (聲明:版權所有,請勿轉載。如需轉載請獲福建省臺辦授權。)

 

[責任編輯:福建臺辦張寧]



技術支持:中國海峽人才市場信息中心
咨詢電話:0591-87431639、87618607、87628310  郵箱:613221598@qq.com
支持單位:福建省人民政府臺港澳事務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