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找工作
  • 找公司
熱門關鍵字 : java  asp  咖啡師

請選擇工作地點(最多選擇8項)

關閉

請選擇工作種類

關閉

請選擇公司行業

關閉

但愿人間少訴訟——兩岸執業律師楊軒廷

    發佈時間:2019/6/17 18:00:36

臺灣青年簡介:楊軒廷,男,出生于1981年11月,臺灣金門人,2004年畢業于臺灣臺北大學法學院法學系專業,獲法學學士學位;2006年畢業于澳洲南澳省阿德雷得大學,獲得雙碩士學位。2016年在福建廈門聯合信實法律事務所從事法律服務,現于臺灣臺北楊軒廷兩岸律師事務所擔任主持律師。

  

  

  被譽之為“兩岸律師”的楊軒廷是一位“80后”,青年才俊、事業有成。他祖籍臺灣金門,出生在臺北市,自小頭腦聰明、反應伶俐,先后就讀臺北市內湖區東湖小學、明湖中學、臺北市明倫高中。由于楊軒廷成長在一個崇尚中華傳統美德的家庭,在父母親開明無私的教育環境中,自小便養成獨立自主的個性;又在古人讀書明理的熏陶下,早有“別人懷寶劍,我有筆如刀”的遠大志向;更由于不服輸的性格使然,當是勤學肯讀,奮發向上。于是,他在青少年求學的各個階段,勤奮努力,潛心學習,成績始終名列前茅,為自己畢業后走向社會、走向未來,在職場上能發揮所學、展現長才,打下了人生堅實的基礎。

  或許在一些人看來,楊軒廷的求學過程似乎相當順遂,學習幾乎不用費心勞力,總是能輕松地獨占第一名的位置,歸功于天賦一類,事半功倍。然而,楊軒廷自己明白,乃天道酬勤所至,有付出、有辛勤的耕耘,堅持不懈,才能有回報。最終,皇天不負讀書郎,他以全校第一名的優異成績畢業于臺北市明倫高中,順利考取心中早定下的第一志愿:臺北大學法律系,并榮獲時任臺北市長馬英九親自頒發的市長獎。

  大學期間,楊軒廷潛心學習相關法律知識,成績也都能維持在全班前十名的位置。在四年的法學教育熏陶下,除了對日常生活所發生的法律爭議有一定的解決能力,更養成對任何事物審思慎變的思維能力,一旦有問題發生,疑義存在,總是能在有限的資源或條件下,尋求最適宜的解決方案。大學畢業后,楊軒廷并不滿足自己已取得的知識能量,為加強世界觀及外語能力,前往澳大利亞的五星級大學阿德雷得大學(The University of Adelaide)攻讀雙碩士(Master of Law & Marketing)學位。在海外念書期間,接觸來自世界各地的優秀人士,堅定了他后來到中國大陸發展的信念。

  楊軒廷學成不久,曾有一段時間在臺灣股票上市的“中國石油化學工業開發股份有限公司”擔任營銷管理師的工作。在任職期間,表現突出、業績斐然,深受同事佩服,以及得到中、高層領導的賞識。他負責市場調查分析、行情預測、事件評估、項目研究,亦從中汲取不少職場寶貴經驗。以他的人氣與才干,當是讓人羨慕,都言他在這個公司的前景光明。然而,他始終覺得法律才是自己的興趣及所長,于是通過不懈努力,得以進入法律界實踐,先后在臺灣臺南及士林地方法院擔任法官助理,從事搜集資料、法律問題分析、整理案件事實、撰寫法律意見書等工作,有近4年之久,積累了較豐富的法律工作經驗。

  2012年6月,楊軒廷又毅然辭去原士林院法官助理工作,全心準備律師考試,終于得償所愿,順利考取2012年臺灣律師資格。說起這段不安分的勵志經歷,楊軒廷深有體會地說:“志不強者智不達。志向不堅定的人智慧就得不到充分的發揮,堅定的志向能給人無窮的動力。”

  

  楊軒廷在臺灣擔任律師執業經歷豐富,先后于珍寶國際商務法律事務所執業律師、大壯法律地政聯合事務所執業律師、臺灣瀛睿律師事務所兩岸顧問律師,受雇四年多期間,經手的案件數約150件有余,一般案件皆能獨立處理,達到預期的效果。

  2016年4月,他入職福建聯合信實律師事務所工作,身份是福建聯合信實律師事務所臺籍律師,來年更創設楊軒廷兩岸律師事務所,擔任主持律師,專攻兩岸婚姻、親屬、繼承法律服務,兩岸臺商投資、大陸在臺投資法律服務,房地產買賣糾紛訴訟、勞資爭議、刑事案件等。這段時間里他拒絕一切交往應酬,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可謂是:登峰觀海月,面壁讀奇書。虛心以求理,平靜以處物。通過在大陸律師事務所的實習,逐步完善了扎實的法學理論功底和較強的研究能力,熟稔相關法律制度,可依照委托人(聘請人)實際或經營需要,在訴訟及非訴領域,擅長尋求專門有效之制度及解決方案。

  楊軒廷通過多年的拼搏努力,亦得到了應有的尊重與回報,除卻目前是廈門市唯一具有大陸與臺灣兩岸雙證律師資格的執業律師外,他還身兼數職,在廈門市臺商投資企業協會、泉州市臺資企業協會、泉州臺資企業協會青年委員會、福建廈門楊氏閩商會、廈門愛特眾創空間、香港創勝貿易有限公司、廈門市臺灣同胞聯誼會、福建省金門同胞聯誼會、金門同鄉會總會、金門縣不動產開發商業同業公會等多家機構、臺資企業及非營利組織擔任常年法律顧問,為兩岸多家企業提供全方位的法律服務。

  楊軒廷精力充沛,興趣廣泛。他喜博覽群書,不斷增長自己的知識面,普通話水平達中上水平,英文聽說讀寫精通。他亦熱愛體育運動,從小學四年級起即參加排球校隊。楊軒廷說:“在練球與比賽的訓練過程中,能讓人養成堅毅不服輸的個性,非努力到最后一刻,絕不輕言放棄。”也許就是這一份堅持與執著,讓他不論在學業或工作上,總是能繳出亮眼的成績單來。

  心有多大,平臺就有多大。他說:“不登到高山頂上,不會了解天有多高;不來到深溪旁邊,不會知道地有多厚。來到了大陸才知道世界有多大,前景有多廣闊。”

  業界內有人敬佩地說:“在楊軒廷身上,隱約可見早年金門移民落番南洋各地的影子,他幼年在臺灣有著闖蕩出一番事業的堅韌意志,以及躍躍欲試的雄心壯志。他能取得一般人拿不到的大陸的律師資格證,就是一個很好的例證。”

  楊軒廷自己則深有體會地說:“長期以來,大陸臺資企業及與大陸有業務往來的臺灣企業,對于兩岸的商務契約、勞資糾紛乃至于民刑事訴訟問題,亟須法律保障,但過去大陸欠缺臺籍律師,臺資企業往往只能退而求其次,依賴當地的律師提供服務,雙方卻存在信任度、忠誠度等落差,故經常所托非人,或者無法滿意大陸律師所提供之服務。因此,擁有兩岸雙證律師資格的臺籍律師,不僅熟悉相關法律,且容易溝通獲得信賴,勢必成為臺資企業在大陸涉訟或法律服務,尋求專業協助的首要選擇。”

  或許業界外人士不知,在大陸,凡初任法官、初任檢察官和取得律師資格都必須通過國家司法考試。而中國大陸的司法考試是各項公職考試的錄取率最低,號稱“天下第一大考”的一項嚴考。尤其是對臺灣考生而言難度更大,不僅要通過國家司法考試取得《法律職業資格證書》,還須至律師事務所實習一年,再參加各區域律師協會舉辦的集中培訓,結訓后期滿,還得通過口試過關,才能正式取得“律師執業資格”,方可以在大陸律師事務所執業,擔任法律顧問、代理、咨詢、代書等方式從事大陸非訟法律事務,也可以接受委任,以擔任訴訟代理人的方式,從事涉臺的訴訟法律事務。

  楊軒廷說:“大陸曾于1994年開放過一次臺港澳律師考試,共359人報考,結果臺灣考生僅錄取前法官謝啟大等3人,而后政策改變,中止該項考試。直至2008年才再度開放臺灣居民參加大陸司法考試,臺灣考生每年通過人數僅十多個,考試難度可謂十分困難。”

  在此之前,楊軒廷于2012年取得臺灣律師專技高考及格后,2014年參加不動產經紀人考試;2015年取得了大陸法律職業資格,經過一年多艱苦、扎實的實習期,最后順利取得大陸律師執業證。

  楊軒廷回憶說:“考取大陸律師執業證的難度確實很高,大陸的司法考試分4大科,前3科考試采選擇題,第四科是問答和案例題。相較臺灣的考試,大陸的選擇題強調法律從業人員在基礎知識的理解,但考試范圍多且廣、題型復雜變化豐富,與2008年初開放時不同,單靠死記硬背法條,已不容易取得高分。加上臺灣考生與大陸考生同場考試,考題與評分標準相同,沒有任何優惠待遇,要通過這大陸最難考的天下第一大考,真的得憑個人本事,并非一蹴可就。”

  然而,有志者事竟成,有志向的人終究能夠成就自己的事業,如今取得了大陸律師執業資格證的楊軒廷說:“人生,是一種責任,既然活著,就應擔起生存的職責,不是因為執著,而是因為值得。一個人只要有決心和恒心,就沒有做不成的事。”

  楊軒廷熟悉臺灣法院審理民、刑事訴訟、家事婚姻繼承等非訟事件等處理實務,連續近4年的律師執業經驗,再加上考取大陸律師執業證,于承接兩岸訴訟案件,提供法律服務,具備了無可取代的優勢。尤其是進入福建地區規模數一數二的福建聯合信實律師事務所工作,并自2017年3月起,實際參與協助辦理臺商及當地投資、房產及親屬繼承等法律糾紛案件,律師事務工作有了一般業內人士難以達到的高度。

  這些年來,連同法律扶助,他經手的案件數達200件有余。然而,他并不以此為滿足,為增加學術及實務多方面的歷練,于繁忙的律師執業期間,除修讀東吳大學中國法律之碩士課程,與國際情勢潮流接軌外,還特別抽空進修,又考取了臺灣“不動產經紀人”執照,也由于具備不動產專業領域的知識,使他可以駕輕就熟的承辦東森、臺灣房屋、亞太不動產中介公司等房屋買賣糾紛等案件,均獲得令當事人滿意的訴訟結果。

  除此之外,楊軒廷對社會公益活動也是盡心盡力,除了擔任法律扶助基金會專職律師以及犯罪被害人保護協會義務律師外,還兼任金門、臺北有關部門及臺灣金門同鄉總會法律顧問,更是臺灣八仙樂園塵爆事件義務律師團成員之一。

  談到人生的困難與挫折,楊軒廷坦誠道:“人生奮斗的道路上不可能一帆風順,不可能沒有荊棘與艱難,內心的強大才是真正的強大。只有能經受得住挫折,才不至于活得太難;只有承受住改變,才不至于壓力太大。”言此,楊軒廷又笑了笑說:“有賢達說過,笑容、優雅、自信,是最大的精神財富,擁有了它們,就擁有了全部。故此,我受益匪淺,人生活方法有千萬種,我選一種適合的姿態,讓自己活的有價值。確實,有時工作上的壓力,會給我一種應接不暇的感覺,很想擇一處清靜,躲在無人打擾的角落里休息一下,不過,只是想想而已,該面對的還得面對,該扛起的時候,就要扛起。不論什么原因,一定要讓自己面帶微笑,從容自若地去面對生活。”

  聽了楊軒廷的內心獨白,我點頭贊賞,感到他有一顆平靜的心,一個平和的心態,一種有著激情而又平淡的人生感悟。

  

  談及律師執業心得體會與典型案例時,楊軒廷言道:“律師工作可說是沒人鼓掌的工作,并不為大多數人所理解,甚至還有些曲解。好的一面,說律師是主持公正、濟困扶危,急人所難;不好的一面,說是為不法分子辯護,助紂為虐、替不良開脫罪責。當然這是題外話,而且題目太大,咱們今天且不去談論它。”

  楊軒廷沉思了一會兒說:“人都是經驗及理性感性兼具的動物。而在法律這個行業當中,經驗以及同理心更是關鍵的元素。回溯民、刑事的歷史資料,這是提高勝訴的秘訣。此外,在接下案件之后應本于同理心,真切地去了解委托人的需求,除了與委托人討論案件細節之外,應該大量參考最高法院的案件與相關參考數據。因為最高法院的判決具有指標性,所以具有更多實務上的參考價值。除此之外,也要查看審理該案件法官處理過的案件,借此整理出某位法官的標準,盡可能幫委托人提高勝訴的機會。在處理個別案件時,我會特別留意法律書籍中特定的章節,或者參考大量相似的案例。相對地,在幫委托人整理數據的過程當中,律師也可以積累自己的工作經驗。”

  楊軒廷道:“現今的執業律師正面臨兩大挑戰,其一為業務量的穩定性。法律業務量一直都是不確定性的,因為它不是生活必需品。過去普遍認為,只要辦案認真,靠著口碑營銷,就可以有穩定的案件量以及報酬。但是臺灣后來律師人數大增,加上法律扶助基金會的出現、互聯網的發達、廠商外流等等因素,法律訴訟案件萎縮,現在律師開始擔心接的業務量過少,甚至出現流浪律師。說心里話,這也是我很早就立志考取大陸律師執業證的原因之一。”

  楊軒廷還介紹說:“我注意觀察到,大事化小、小事化無這樣的思維還是主流,大多數人并不習慣使用訴訟厘清責任歸屬與事件過程。其二是判決的不確定性。盡管民刑事案件每天都在發生,看似不停重演相同的劇情,但偶爾還是會遇到靈活性較高的案件,這類案件不一定有實務上的數據可以參考,在書籍或歷史數據當中也找不到問題的答案。因此,法院會如何判決,也擁有很大的不確定性。這時唯一能做的就是,本于同理心,盡力找到對于委托人有利的角度,并以此說服法官。每每等待此類案件的訴訟結果,心中并沒有信心與把握,訴訟結果假使順利,會想第一時間通知委托人;但如果不如預期,內心不免自責。”

  說到此,楊軒廷停下了話語,他回憶起了擔任律師第一個委托案的情景,感嘆道:“十年磨一劍,霜刃未曾試。在我的首個案例時,自認為準備充分、信心滿滿,而且十分地盡心盡力了。但沒料到案件最后以敗訴收場,正當不知怎么與委托人解釋時,收到了委托人的電話,對于敗訴的結果,委托人不但沒有責怪我,反而還安慰我說,律師這段時間辛苦了,你的用心我們全公司都有感受到,訴訟就當買個經驗,請我不要太自責。瞬間我領悟到了,身為律師為案件所做的每件事,用心與否,委托人都能感受到,如果自認已全心全意,問心無愧,勝敗如何,就交由法院判斷了。”

  我聽了問道:“在你的律師執業的過程中,難免會遇到五花八門的委托,尤其是近年來隨著兩岸經商、交流、婚姻及定居等互動增加,隨之而來的法律糾紛,會否因為兩岸當事人的情感、成長背景以及認知不同,產生較大的歧義?”

  楊軒廷說:“若能以不同的角度切入,理解雙方當事人基于不同立場的考慮,或許能夠更順利地解決彼此的糾紛。”對此,他舉出了一個他曾經處理的繼承糾紛的案例:

  “有位在廈門經商多年的臺灣同胞,晚年于廈門另娶第二任妻子,過世后,在臺灣及廈門皆留下大筆遺產,由于財產分配問題,導致現任妻子與在臺之繼承人發生糾紛,現任妻子為爭奪遺產,背棄丈夫原本遺囑的指定,寧愿放棄在廈門原本可繼承的遺產,也不惜委任律師在臺灣提起刑事、民事及家事等訴訟。這個案例當中,在臺之繼承人,因為不了解兩岸婚姻制度、夫妻財產及繼承規定的相異之處,孤立無援,委托人找到了我,希望提供專業的法律協助。而在之前,委托人已經接觸過多位律師。但大多僅能以臺灣或大陸一方的法律觀點或規定,回答委托人的問題,無法確切地理解兩岸之間各方面的差異。當然也無法有效地解決此紛爭。憑借著在臺灣及大陸皆有實習、執業的經驗,我與委托人分析、演繹基于兩岸婚姻制度、夫妻財產制及繼承規定的不同,事先評估及擬定的訴訟策略,透過與委托人不斷的沙盤推演,案件進行的過程中,最終成功化解對方許多莫須有的指控,替委托人爭取到大部分的遺產權益。”

  對于類似這些涉及兩岸的案件,楊軒廷說很多時候,不管請的律師多貴、多有名氣,也不一定可以順利圓滿的解決此類糾紛。

  回首過去不算太長的律師生涯,楊軒廷有感而發:“身為一位法律人,在處理人跟人之間紛爭的同時,沒有統一的標準,而且不停地牽扯到人性的糾結與黑暗面中,深感壓力甚重。但是,每當為委托人爭取到權益時,或者說法被法官認同所采用時,會有極大的成就感。因為,當掌握一個道理并把理說通,進而獲得他人的認同的同時,也會發現道理、邏輯之美。”

  楊軒廷堅信,要成為一個好的律師,不僅要有認真負責的態度,經驗豐富也是很重要的。他說:“當接觸面更廣時,會有更多的見解。當一個人接觸的事物變多,在思考的時候,也會有不同的角度。因此,我始終誠惶誠恐,努力多接觸不同的事物,避免局限在象牙塔中。深信以各種出發點來認識法律的同時,期許可以體會到更深厚的法律內涵。”

  與此同時,楊軒廷還有律師業務之外的感嘆,他說:“中華民族有著優秀的傳統文化,有著為人處世的良好品德標準要求,這是值得我們現代人去傳承與發揚光大的。但遺憾的是現在缺失的比較嚴重,尤其是我們做律師工作的,看到更多的是假惡丑的一面,而真善美不盡人意。道家以為,‘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圣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站在律師的角度,我尤其贊成這個觀點,世間的‘好’與‘不好’,‘善’與‘不善’,都是同等地位的,是一個事物的兩面,相生相克,互為其根;沒有絕對的‘好’與‘善’。但我亦堅信,一時強弱在于力,萬古勝負在于理。正義有時或許會遲到,但是絕不會缺席。現實生活中,確也有些人弄虛作假,機關算盡,到頭來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使盡壞心眼,最后不但沒有得到好處,處境反而越來越糟。誠者,天之道也;誠之者,人之道也。做人要像天地自然一樣真實,不要弄虛作假,自欺欺人。雖然我是律師,以打官司為生,但我多么希望許多誤會及紛爭,能夠在兩方建立關系的階段,就能以溝通、協議及書面等方式避免,如果可以做到事先防范與準備,即可以期待少有誤會及糾紛,那人間才美好。”

  賢者曰:“因可勢,求易道,故用力寡而功名立。”做事情不能不考慮外在的環境和形勢,方式、方法很關鍵,選好路子,往往能夠事半功倍。隨著大陸經濟快速發展,臺灣地區與祖國大陸互動日益頻繁,毫無疑問,兩地的律師事務也在快速同步增長。

  楊軒廷說:“我是金門人,金門緊鄰廈門,這是未來在兩岸事業發展的最大優勢。去年已在金門擇點開設兩岸律師辦事處,進一步貢獻所長,為金門鄉親服務。”楊軒廷舉例說:“金門鄉親在福建廈門等地置產一、二萬戶,租賃買賣上難免會發生糾紛,再加上金廈商貿往來頻繁,涉及自身權利保障等法律問題,層出不窮,諸多臺商在大陸設廠投資也亟須臺籍律師提供法律服務。”

  對此,熟知楊軒廷的人都知道他在臺灣已歷練近10年的法律工作,嫻熟相關訴訟實務,現在又有榮獲全國優秀律師事務所名銜的福建聯合信實律師事務所作后盾,他自信能為涉及兩岸的訴訟糾紛案提供法律服務。“業精于勤,荒于嬉”這句話時常警示楊軒廷,不管做什么事情,要想有所成就,都必須勤勉努力,不要虛度光陰。鍥而舍之,朽木不折;鍥而不舍,金石可鏤。

  對此,楊軒廷說:“去年(2017年)10月,司法部發布了《關于修改取得國家法律職業資格的臺灣居民在大陸從事律師職業管理辦法的決定》,臺灣律師在大陸執業代理案件范圍進一步擴大,這讓臺籍律師在大陸創業就業不再是夢。根據決定,自2017年11月1日起,取得大陸律師職業資格并獲得大陸律師執業證書的臺灣居民在大陸執業可代理涉臺民事案件的范圍將擴大至五大類237項。范圍擴大是在2008年已開放的涉臺婚姻、繼承訴訟業務基礎上,新增涉臺合同糾紛、知識產權糾紛、與公司、證券、保險、票據等有關的民事訴訟以及與上述案件相關的適用特殊程序案件。”說到這,楊軒廷高興道,“這是實實在在的一大好事,隨著兩岸經貿合作的不斷深化,人員往來的愈加頻繁,兩岸民眾對法律服務的需求不斷上升。臺灣律師想開拓大陸市場,案件量非常多。放寬臺籍律師在大陸的執業范圍,將進一步擴大臺籍律師在大陸的發展空間,促進兩岸法律界人士的交流與合作。這對在大陸就業的臺籍律師來說,是一個很大的實惠,增加臺灣青年到大陸就業的機會。大陸寬松的政策給了我們發展的機遇,就要懂得去珍惜。做事,往往要借力,好風憑借力,送我上青云。但借力不是偷懶,不是占便宜。當盡力時盡力,盡力的同時還要學會借力。”

  今年(2018年)3月,由漳州市臺商投資企業協會、福建聯合信實(漳州)律師事務所主辦,信實律師學院、圖靈互聯網創客空間協辦的涉臺法律實務交流沙龍開幕。據統計,漳州市臺商企業達到2700多家,是當地經濟發展重要的組成部分。在惠臺31條政策措施出臺之際,臺商協會與信實律師舉辦這次涉臺法律實務交流沙龍具有重要意義,有利于臺資企業及臺商個人更好地了解大陸地區的法律相關規定,更好地在大陸經營發展企業,為當地經濟發展作出貢獻。有近40位臺商、臺籍陪審員、臺資企業的臺干、高級管理人員,以及漳州市律師協會涉臺港澳僑法律專業委員會委員,以及檢、法等具有豐富涉臺法律經驗的人士參與了本次沙龍。

  楊軒廷作為特邀嘉賓參加了活動,做了兩岸對繼承的特殊性規定的演講,以案例作為講課的開端,形象具體地闡述大陸居民如何到臺灣地區繼承財產及會受到的總額限制等規定,受到與會人員的好評。

  

  蛟龍得云雨,終非池中物。人有恒心萬事成,人無恒心萬事崩。目前,楊軒廷在臺灣開設了“楊軒廷兩岸律師事務所”,分別在臺北、金門和廈門設點。楊軒廷信心百倍地說:“不要去等明天,你所能做的,就是眼前。沒有人會等你,生活中有很多事,是有機會做的,別一天一天推遲,等終于想做的時候,卻發現機會錯過了。我有兩岸律師的牌照,希望把這三個城市連成線,透過這條線把兩岸連接起來,做一個統一的法律服務。”

  是的,珍惜每一份擁有,擁抱每一份陽光。衷心祝愿兩岸執業律師楊軒廷事業充滿陽光,祝福楊軒廷前程似錦。□馬星輝

  

  作者簡介:馬星輝,中國作家協會會員、福建省作家協會全委會委員、福建省文藝教育促進會副會長。已出版12部專著。作品曾獲福建文學獎、海峽兩岸文學獎、福建省百花文藝獎、中國作家征文獎等。

  (聲明:版權所有,請勿轉載。如需轉載請獲福建省臺辦授權。)

 

[責任編輯:福建臺辦張寧]



技術支持:中國海峽人才市場信息中心
咨詢電話:0591-87431639、87618607、87628310  郵箱:613221598@qq.com
支持單位:福建省人民政府臺港澳事務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