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找工作
  • 找公司
熱門關鍵字 : java  asp  咖啡師

請選擇工作地點(最多選擇8項)

關閉

請選擇工作種類

關閉

請選擇公司行業

關閉

東邊飄來一朵逐夢的云——記廈門云音樂學院創辦人黃楷云

    發佈時間:2019/6/17 16:41:34

臺灣青年簡介:黃楷云,女,出生于1973年4月,臺灣彰化人。1994年畢業于圣經學院音樂教育系。2015來閩創業,從事鋼琴音樂教學工作,目前在廈門龍山文創和廈門外圖書城成立臺灣云音樂學院——音樂教育培訓和師資培訓的工作。

  

  眼前的這個女士個頭不高,穿戴素雅,皮膚白皙,細細長眼;齊脖短發,估計是怕頭發碎在眼簾前礙事,她把劉海和兩鬢的發絲都攏到頭頂上,用小發夾簡簡單單地一夾。她的語調輕輕柔柔,臉上都是掛著笑容,渾身散發著和善、安寧的氣息。這是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人,在廈門熙熙攘攘的街頭擦肩而過,您可能會認為她是鄰家的年輕媽媽,主要精力在于顧家帶孩子,有著一份乏善可陳的工作,僅此而已。

  生活中,確實是有許許多多這樣平平凡凡的女人,但是她不是。這個外表清麗、嬌柔的女士是臺灣彰化人,2016年,因為一次偶然的廈門之旅,她毅然決定放棄在臺灣穩穩當當的事業,帶著十幾年來的積蓄一個人闖到廈門創業……

  她,思明區落實臺灣青年創業就業優惠政策辦法扶持第一人,廈門云音樂學院的創辦人——黃楷云。

  “來就來,有什么不敢!”

  如果一定要把黃楷云四十多年的人生經歷劃分幾個節點的話,2015年,絕對是一個重大的轉折點。這一年,她來廈門旅游。

  在“鳳凰花開紅了一城”的初夏,黃楷云帶著幾分新奇幾分期待來到和臺灣一水之隔的廈門。太近了,她心想。從彰化坐飛機到金門需要一個多小時,從金門坐船到廈門才花半個多小時,黃楷云頓時有種鄰居家串門的感覺。而廈門的街巷、語言、習俗,跟臺灣差不多,她感到尤為親切。事實上,早在2009年,黃楷云曾經為了觀看在上海舉辦的“國際樂器展”,途徑福州輾轉到上海,可那次行程匆忙,且因為沒買上直達票而中轉了幾個城市,疲于奔波,印象不夠深刻。因此,多年后的這次廈門之旅,她放松身心充分享受來自臺灣海峽彼岸的風情。她第一眼就愛上了廈門這座城市,正如她在臉書寫到“一個人的旅行——趴趴走系列三/廈門之旅/音樂之島-鼓浪嶼的彼岸,覺得很美好!”在廈門的鷺江道閑庭信步,眺望音樂島鼓浪嶼,穿梭在中山路的蜿蜒小巷。她發現大陸并不是臺灣媒體報道的那么嚴肅、緊張,相反的,廈門是一個悠閑放松的地方,生活氣息濃郁,音樂氛圍特別濃厚,關鍵是,在這個不大的城市里,琴行不少。

  琴行,每到一處,黃楷云看到都會眼前一亮,不由自主地推門而入。作為臺灣“河合鋼琴弘韻音樂教育”的創辦人,她已經從事音樂教育快20年了。這個小學二年級開始學鋼琴的姑娘,很早就立下要當一名鋼琴老師的志向,大學選的“音樂教育”專業。大三開始打工兼課,積累教學經驗。她特別好學,參加了許多鋼琴品牌的“師訓班”,大學畢業后,順利成為知名品牌鋼琴學校的鋼琴教師。27歲那年,創辦了屬于自己的音樂教育機構。

  彈琴、教學,閑暇時只身云游四方,黃楷云是幸運的,將自己的興趣作為職業,且經營得風生水起,令人羨慕。在南彰化近海不到五萬人口的小鎮,黃楷云的教學機構,僅僅開班不到十個月就招收到三百多名學生,此后不需要特別去做宣傳,家長們口口相傳,生源一直每年遞增。

  因此,當聽聞她放棄如火如荼的事業來廈門創業辦學,臺灣朋友都覺得不可思議。再聽說她是在短短看了幾天就做出決定,更是大跌眼鏡。朋友說:別人考察了四年都不敢輕易出手,你看了不到四天就果斷來了。他們不明白,這個一向溫和、為人謙虛,做事情不溫不火的女生怎么可能干出這樣一件驚天動地的事情。

  很多時候,黃楷云自己也說不清道不明。她認為自己的性格絕對不是風風火火的,也不是說風是風、說雨是雨的人,如果一定要找個理由,只能說是“緣分”。

  我卻認為不盡然,看似無心插柳之舉,其實冥冥之中已經蓄勢已久。這個身軀柔弱的女子,自從接觸音樂開始,內心深處一直澎湃著對音樂教育的執著和追求,醞釀著與眾不同的人生抱負和遠大理想,而廈門這座城市,是她放飛人生夢想,揮灑理想智慧,實現人生價值的福地。

  在廈門的幾天,憑著職業的敏感度,黃楷云在探訪了幾家琴行后看出了究竟:一是廈門音樂培訓市場的蓬勃和隱藏的潛力讓她意外;二是廈門的音樂培訓機構的教程與臺灣的不同,她有信心自己的教學理念和方法可以在這里生根發芽、枝葉繁盛。

  回到臺灣,當又一次接到廈門朋友的熱忱邀請時,在得到家人的支持后,黃楷云一咬牙:“好啊,來就來,有什么不敢!”

  2015年9月,黃楷云在安頓好臺灣的學生后,帶著十幾年積攢、提煉的音樂教學經驗和事業積蓄一個人來到了廈門。命運之神真是神奇,一次旅游居然促成一場創業。這是在臺灣土生土長、自小順風順水、安逸慣了的黃楷云始料未及的。

“走路都會睡著”

  黃楷云起初是協助朋友辦學,然而這段合作在維持了幾個月時間后,于2016年1月終止了。回到臺灣的黃楷云不甘心,春節后,又來到廈門,這一次她想單干了。

  在這里要提到一個微信群“兩岸一家親”,群成員都是在思明區創業、工作和生活的臺灣朋友,機緣巧合黃楷云加入這個群體,群里的臺灣朋友讓她感到親切,而在群里的思明區臺辦和臺灣青年創業輔導中心的工作人員,從她創辦企業到獲得扶持,乃至于后續業務推廣,都給予很多建議,提供熱心幫助。

  填報申請資料、選址、注冊公司、招聘老師及工作人員、購買鋼琴及辦公用品、安排課程……每天忙到深夜,第二天一早八點還得爬起來接著干。一切從零開始,很多事情需要黃楷云親力親為,一點一點去操心、一件一件去落實,一個問題解決了又一個問題接踵而來,個中的辛苦及冷暖只能自己體會。在臺灣,家住在樓上,學校在樓下,上班連風吹日曬都不用,去外校上課,輕踩摩托車很快就到了。到了廈門,人生地不熟,只能靠坐車和走路,因為“路癡”,發生了一些趣事。比如,時常搞不清楚方向,要去誼愛路,莫名其妙卻到了中山路;因為沒看清楚公交車車號,要去鎮海路,卻跳上開往海滄的公交車。黃楷云笑稱:“在臺灣走一年的路都沒有在這里的一個月多,好幾次累得感覺走著走著都會睡著了。”多少次忙到半夜,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租住的地方,冷鍋冷灶,想到在臺灣,必定有家人已經煲好的熱湯,或者是兒子迎過來的擁抱。有時,很想念家人做的飯團米漿,跑了在廈門的好幾家臺灣美食店,始終覺得缺了點什么,索然寡味。一個人獨處的時候,仰望蒼穹,時常會想著海峽對岸的家人,他們在干嗎?在吃飯或者圍坐著在一起聊天,而自己呢,卻遠在千里之外,面對著一個未知的未來……

  人有時置身于陌生的環境反而更能促動隱藏潛力的挖掘,許多不可能都能一一實現,因為這是自己喜歡、想做的事,苦也能轉化為甜,因為前方總有一個目標召喚著、吸引著自己的腳步,就是再蹣跚,也要跌跌撞撞地向前走。2016年6月,當悠揚的鋼琴聲從位于廈門市思明區誼愛路的臺灣青年創業基地傳出時,“云音樂學院”里的七臺鋼琴找到了陪伴她們的小主人。廈門楷云音樂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成立了,選址在集原創設計、生產、品牌發布以及資本引入等一系列時尚產業鏈條為一體的思明區“龍山文創園”內,這里現代文化氣息濃郁,更關鍵的是這里居民區密集,用黃楷云的話說:“人足夠多!”

  在辦理公司成立手續時,黃楷云就注意到了“兩岸一家親”微信群里公布的《思明區落實臺灣青年創業就業優惠政策辦法》,她心里一動,這個辦法很貼心很實惠,從社保、租房、場所租金等方面對臺灣青年在廈門創業進行實實在在的資金扶持。而她的條件,不論是從年齡或是項目甚至創業基地的要求,都與政策相符,她想申報。但是,身邊臺灣的朋友潑冷水。他們有的說:怎么可能,政府的錢哪有那么好拿的。有的說:手續肯定煩瑣得不得了,你是藝術家,哪里處理得了這些零零碎碎的事兒。黃楷云有些猶豫。

  就在這時,思明區臺灣青年創業輔導中心的工作人員主動找到她,他們帶來政策解讀,逐條逐項進行介紹。盡管該辦法已經是一套很成熟的落地機制,但因為尚沒有符合條件的企業申領,許多工作需要一步一步摸索著前進,千頭萬緒,黃楷云幾次想打退堂鼓。還是該中心的相關工作人員,前后登門十次之多,耐心細致地講解,消除她的顧慮,并協助她填報表格、辦理手續。

  2016年11月25日,廈門楷云音樂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成了思明區臺灣青年創業就業資金扶持政策出臺后通過審批合格受惠的第一家企業,黃楷云作為臺灣青年代表在頒獎受贈儀式上發表感言。從思明區領導手上接過扶持資金支票時,黃楷云意識到她的人生注定要打上“廈門”這座城市的烙印。大道無形,實現夢想的路有千萬條,她的音樂夢想將在廈門啟航,走向更廣闊的未來。

“學琴是一種美妙的生活體驗”

  近二三十年來,對幼兒進行早期的音樂教育,既提高孩子的藝術素養又得到啟智的訓練,這一觀點已經普遍被中國的家長所接受,因此,學琴的孩子越來越多。然而,音樂的學習要靠在不斷地重復和練習中提升技藝,需要學習者有一定的毅力和決心,這對于身心尚未發育完善的幼兒來說是有較大難度的。因此,噙著眼淚彈琴,似乎成了不少學琴孩子的記憶。網絡有一個段子戲稱:“如果你想讓孩子不理你,就給他報一門樂器;如果你想讓孩子一輩子不理你,就給他報兩門樂器。”學琴,似乎不是福音,而是家長和孩子的魔咒。

  黃楷云說:錯錯錯。音樂是有生命力的,不是像機器一樣簡單彈奏。當音樂教師,不能僅僅教孩子彈曲子,更關鍵的是要引導孩子樂于學習,把學琴當成是一種美妙的生活體驗,當孩子不喜歡或者中途放棄音樂學習時,教師首先要反省自己的教學失誤。

  今年10歲的鈺淇已經學了4年的鋼琴了。四年來,孩子每次都需要在父母的再三催促下,才勉勉強強地坐在琴凳上。2017年2月,鈺淇第一次上完黃楷云的課后,回家主動提出要練琴,直到晚上十一點多還不停歇。鈺淇的媽媽止不住發出感慨,黃老師是魔術師嗎?此后,鈺淇練琴主動多了,基本不需要媽媽催促了,就是生病發燒了,還吵著堅持要去上課。8歲的希亞在來云音樂學院前已經進行了一年多的鋼琴學習,希亞媽媽總覺得孩子彈出來的曲子干干癟癟,每次彈琴就手忙腳亂,看著譜找不到琴鍵,按對了琴鍵又看錯了譜,節奏的把握也很隨性,忽快忽慢。跟著黃楷云學琴三個多月后,希亞可以做到不看琴鍵彈琴,彈奏越來越流暢,音樂性明顯增強。6歲的璟翰是個活潑、閑不住的小男生,媽媽不僅僅是希望孩子學音樂,更希望通過音樂這個形式讓孩子坐得住,靜得下心來。璟翰的小肌肉發展比較慢,剛開始專注力有點欠缺,經歷了兩個月的磨合期,現在每天都能很愉快地彈琴。每次上課,都主動要求提前一點來,哪怕在這摸摸琴或是玩點音樂小樂器也好。璟翰的進步很快,半年多后,就可以聽著Ipad的音找出對應的琴鍵音,最為可喜的是,通過學琴,事實上也是經過黃楷云音樂課程和教具訓練,其感覺統合協調性增強了,專注力越來越強。

  一位小朋友的奶奶一直跟著孩子們聽課,幾節課下來后,她誠懇地對黃楷云說:“我退休前也是小學音樂老師,你的教育方法的確與眾不同。”

  那么,黃楷云究竟有什么與眾不同呢?

  一是和國際接軌的教育理念和愛心耐心。黃楷云一直反復強調,“成為音樂家”不是音樂教育的目的,而是要透過音樂帶給孩子健康的人格、高雅的修養、開闊的眼界,通過藝術教育培養豐富的想象力和創造力,開發全腦潛能。因此,她倡導通過各種豐富多彩、由淺入深的音樂學習,引導孩子感受音樂,享受音樂且從中發覺音樂學習的樂趣,幫助他們建立初步欣賞音樂的結構,培養孩子的感受力,認知音樂有悲喜的情感,開發全腦潛能,促進人格健全和身心和諧發展,這才是“導向全能的發展”。

  二是精心編制的教材和教具。一直以來,黃楷云和她的團隊都重于研究各個音樂門派教材的優缺點,進行整合運用。她的基礎班適合沒有學過音樂或沒接觸過鋼琴的孩子,既講述樂理知識,又對孩子進行彈奏、聽音及演唱能力的訓練。值得一提的是,這些都通過她親手縫制的教具進行,她的教具活潑有趣,孩子們愛不釋手。比如,為了訓練孩子的手指,她用寬型松緊帶套用“12345”數字模型縫了套型圈圈,讓孩子們分別套在雙手的各個手指頭,經過反復練習,指號認知,增加孩子的吸引力與記憶力。大一點的孩子幾次課后,就能熟悉鍵盤;小一點的,如幼兒園的小朋友也能在幾個月內經過反復練習迅速找到對應的鍵盤音。對于處于啟蒙階段的孩子來說,十分契合。

  三是靈活的教學,突出體現在“一對一”的課程上。“一對一”課程雖然也有統一的教材,但并不是完全跟著教材走,她經常會根據孩子的實際情況,對曲譜做簡單修改,使之更利于孩子理解和掌握。思語在學習《洋娃娃之夢》時,需要跨8個音彈奏,這對小思語來說是很大的難度,黃楷云在曲譜上做了微調,把音往旁邊移,進行和聲整編,思語既能夠輕松地彈奏,又不破壞曲子的韻味。可以說,每個孩子的教材是一樣的,但是具體教學過程中的教程是不一樣的。

  類似的例子還有很多。云音樂學院主打開設四類課程班,一是兒童音樂團體班(鍵盤團體班),二是幼兒潛能開發班,三是幼兒小提琴團體班,四是流行鋼琴團體班,還有各種“一對一”的樂器班。此外,黃楷云還整合臺灣各項音樂教育專家和教學團隊,將教師資源引進到廈門來,開設大師班,目前由臺灣的洪再添教授擔任云音樂學院的音樂總監,主教吉他。黃楷云還在教材基礎上探索同步開發APP軟件互聯網教學,實現不受時間、區域環境、城市的限制,“把名師帶回家”。除了教授孩子們的音樂課程之外,學院還提供師資培訓,希望通過培訓更多的老師來傳播黃楷云的教育理念。

 “阿公阿嬤也能學琴” 

  廈門市思明區鎮海社區處于廈門老城區,是思明區對臺交流較活躍的社區之一,“鄭成功文化節”在此舉辦。2016年,社區書記蘇江圳聽聞臺灣有個音樂家在廈門創辦音樂培訓機構,并有志于進社區普及,鎮海社區曾與臺灣的社區共建,蘇書記對臺灣紅紅火火的“社區音樂”頗感興趣。在參觀了云音樂學院后,鎮海社區決定邀請黃楷云一起為社區打造“社區音樂學堂”,提高社區居民的藝術素養。

  2016年9月份,黃楷云先到鎮海社區開辦音樂宣導的體驗課,做了小嘗試。那天,社區來了不少居民,既有天真可愛的小朋友,還有為圓音樂夢的中老年人。社區居民們表示:高雅、神秘的鋼琴知識,在黃老師淺顯、活潑的講解中,變得生動、有趣,好懂多了。

  2016年10月,鎮海社區音樂書院正式開班,先開啟兒童音樂團體班,因交通、場地等種種原因的限制,首次班僅招收6個小朋友上基礎班,4個小朋友上一對一課程,每周上課兩次。一段時間來,反響不錯,陸續有孩子聞訊來預約上課,還有一些中老年居民也希望能夠學習鋼琴。在鎮海社區,黃楷云實行的是半公益式的收費教學,用社區居民的話來說是“實惠”,即在家門口能享受到優質的音樂教育資源。

  “社會的發展,終究要靠教育來培養和落實。十年養成、百年樹人,傳承下去才能造就不同的未來。”在臺灣,黃楷云是社區音樂的積極推動者,她的社區課程唯一的標準就是“阿公阿嬤都可以來學”,也能學得好,她希望能在廈門更多的社區推廣音樂普及教育。

  除了推廣社區音樂,黃楷云還經常受邀到學校進行講課。講課針對兩個層面,一是幼兒音樂體驗課,如到廈門金福緣幼兒園及金指南幼兒園讓孩子們進行鍵盤班體驗;另一個方面是為老師授課,如應龍巖臺青創業基地邀請,到國家級技師學院,為教師們講述如何進行音樂教育。

  課余時間,云音樂學院會舉辦小型音樂會、音樂夏令營,把愛音樂的孩子召集起來,一起唱歌、跳舞、演奏,在藝術的海洋里遨游。她也多次為社區、臺商協會策劃文藝、公益性演出。

  “用感恩的心做每一件事”

  雖然名字里有個“云”,但黃楷云給人的印象不是漂浮不定,而是腳踏實地、低調實干。這個外表柔弱的女子想到家會哭,碰到困難也會哭。有一次,小兒子在電話里說:“媽媽,我們不需要太多錢,你不要到廈門工作了,回來吧!”掛下電話的黃楷云忍不住放聲大哭。

  但是,“為了音樂什么苦都能吃,生病了還堅持要去上課。”這是和她一起打理學院事務的合作人安喜泉對黃楷云的評價。這個北方漢子是在一次宴請中認識了黃楷云,被她的音樂教育理念和一片熱忱所折服,于是放下手頭的工作和她一起創業。

  她很謙和,說話總是輕聲細語,從來不罵孩子,她真正給予孩子足夠的空間,讓孩子去領會音樂,去成長。這是多數家長對她的評價。學生家長喜歡跟她聊天,聊天的范圍除了音樂,還有教育,她的一些觀點讓家長們很受啟發。

  當問到黃楷云,來廈門創業一年多,最大的困難是什么,她沉吟了一會兒說,不是辦手續難、不是人脈不足,不是想家,是思想,教育理念的差異常常令她氣餒。有些家長抱著“為了考級或為將來升學競爭作準備”的態度,讓孩子來學琴;有的家長特別重視孩子能不能彈曲子,能彈多少曲子,多久能彈一首曲子等等,并以這些來衡量老師的教學。

  遇到這樣的家長,黃楷云總要不厭其煩地和家長溝通。事實上,考級和彈多少曲子只能是促進孩子學習的一種途徑,不能成為學習的目的,否則就享受不到彈奏音樂過程的樂趣,而是一種負擔,并不利于學習,最后,家長期待的效果反倒不一定就能夠實現。

  盡管這樣,還是有個別家長不能認同。每當這個時候,黃楷云就感覺到強烈的挫敗感,有時甚至讓她想打退堂鼓,回到臺灣。當然,念頭總是一閃而過,開弓沒有回頭箭,她會安慰自己:我不做這些事情誰來做?

  在廈門,黃楷云感觸最深的就是各級臺辦及輔導中心,還有臺商協會等涉臺組織給予她事無巨細的幫助、照顧,時常讓她很感動,她是個知恩圖報的人,她說:“在廈門,我都是以感恩的心在做每一件事。”在獲得思明區創業啟動資金扶持后,經過臺辦或輔導中心的推介,中央人民廣播電臺、福建、廈門本地的電視、廣播、報紙、新媒體的許多記者來采訪她,一些社團邀請她入會,甚至有遠從四川成都過來的政協領導慕名前來參觀,邀請她去四川辦學。黃楷云笑稱:“有名了,知名度提高了。”因為“出名”,上門來找她合作的人多了,她開始接觸廈門人,有政府官員,如臺辦、街道、社區及教育部門的工作人員,也有高校的教師、記者、音樂同行,一回生二回熟,有些成了好朋友。平常在一起吃吃飯、聊聊天,打發課余的時間。

  經常在臺灣、廈門兩地跑,不知不覺成了兩地溝通和聯系的橋梁和紐帶。國臺辦、省臺辦來廈門調研或考察,黃楷云常以臺青創代表出席發言。有的臺灣朋友說大陸這樣那樣不好,她會義正詞嚴地指出,把自己的所見所聞真實地告訴臺灣朋友,勸說他們不要被媒體誤導。有的大陸朋友好奇臺灣的事件,她會熱情地邀請他們去臺灣走走,都是一家人,多走動加深理解感情才會親近。正是因為深刻地感受到創業的艱辛和對臺灣當下就業形勢的擔憂,她也會介紹臺灣的一些音樂專業的教師來廈門,為她們提供工作的機會。當來廈創業或工作的臺灣朋友找到她時,她總是很熱情地提供幫助,積極地出謀劃策,有時是幫忙引薦相關部門,有時是陪他們查看場所,有時是解讀政策、指導辦理手續,甚至什么都不做,聽聽他們的心路歷程,進行心理輔導。有的臺灣朋友并沒有考慮成熟的項目,甚至單純為了取得扶持政策而來,黃楷云就會坦誠地勸說他們要慎重,先就業熟悉一陣子,再找準切入點。有趣的是,她牽線搭橋的項目,或是指導申請的項目大多都能成功,大家都說她很福氣,都喜歡跟她交流。是的,自己走過了打拼創業的階段,理所應當攜起手來建立一個平臺,站在兩岸之間,推動相互切磋、引路搭橋、創造良機,從而實現雙贏發展。

  云音樂學院在廈門創辦不到兩年的時間,已有三處教學點——位于龍山文創園的總部,鎮海社區的“社區音樂書院”,以及2017年5月與廈門外圖書店合作家協會議的旗艦店教學點示范點。三個教學點有近百名學員,很多家長經人介紹慕名而來的。有的孩子從海滄穿越大半個城市來學琴,更別提從同安甚至從福州來廈門上課的學員了。對于這樣的孩子,黃楷云感到既心疼又感動。黃楷云知道,云音樂學院才是剛剛起步,離她的預期還有很大的距離,她希望她的教育理念可以通過加盟連鎖或是師資培訓得以更廣泛的推廣,為了這個目標,她仍然在為學院的發展苦苦思考、不斷探索。

  人生最幸福的事情莫過于從事你所熱愛的職業,并通過自己的不懈努力,推動發展,以此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黃楷云——這朵海峽東岸的云,帶著播灑音樂雨露的夢想,飄逸在海峽西岸蔚藍明澈的天空里,也許會遇到閃電和驚雷,或者風會為她插上高飛的翅膀,不論怎樣,遼闊的華夏天地始終是她飛舞的家園,讓她舒展、蹁躚,萬千風華自然流淌……□朱鷺琦

  

  作者簡介:朱鷺琦,廈門文學院副院長,擔任文學編輯近20年,責編作品分別被多家刊物轉載或獲省級文學獎項;創作、發表小說、散文、報告文學、文學評論及撰寫專題片解說詞。

  (聲明:版權所有,請勿轉載。如需轉載請獲福建省臺辦授權。)

 

[責任編輯:福建臺辦張寧]



技術支持:中國海峽人才市場信息中心
咨詢電話:0591-87431639、87618607、87628310  郵箱:613221598@qq.com
支持單位:福建省人民政府臺港澳事務辦公室